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槍與花─其一

原作:墮 血、槍與花 ───其一在血中綻放,那妖艷的黑色薔薇─── 雙腿優雅的交疊,單手支撐著左額角,彭哥列的十代首領輕輕的微笑,媚惑的弧度眩惑眾人的感官,五官的分布十足十的東方面孔,只有毛髮眼睛的色素淡的不屬於東方,而多半西方人總是著迷於那種東方特有的艷麗韻味。 似笑非笑的嘴角很是曖昧,恰到好處的沒有表露更多的喜與怒,巧妙的融合著表情,以便給予對方更大的壓迫感───人總是本能的對無法掌握的東西感到恐懼───準確的掌握了對方的心理活動給予打擊,完美的帝王治術。 徹頭徹尾的脫胎換骨,從原本的畏怯退縮到現在的遊刃有餘,不過是決心而已。 十年足以改變世界運轉的軌跡與方向,今年邁向人生的第二十八年的彭哥列十代首領早已不是十多年前仍然青澀的少年。 地盤與生意上的鬥爭是經常,以彭哥列之名也沒多少麻煩來找,但野心家是這世界最不缺乏的種族,彭哥列在黑手黨中近乎頂峰的地位總是招人垂涎,覬覦這塊肥大肉餅的不在少數,只是彭哥列也絕非能任意搓圓捏扁的料子。 一旦牽扯上利益,人類就是種不畏死亡的生物,強悍的莫名所以,毒品是宗利潤極大的生意買賣,高額的利潤讓許多中小型甚至大型家族都靠其維生,彭哥列不同於其他黑手黨的一點便是他們會對其地盤之下的毒品進行控制,拿捏住份量不讓其無限度蔓延。 保留市場是必須的,彭哥列的龐大利潤主要來自於他們提供給各個家族甚至政府某些機密機關的破壞性武器。 手指輕輕的敲擊著桌面,眼眸略垂,慵懶而隨意的不像是將自身性命放在心底,手指的敲擊聲很有節奏,兩短一長,間隔的恰好。 一聲一聲的敲擊節奏一擊一擊的打在心頭,讓心臟為之顫抖。 漆黑真皮沙發中的優雅東方青年沒有給予談判對方正面的回應,懶洋洋的像頭趴伏在陽光下享受日光浴的美麗大型貓科動物,優雅卻是致命。 一左一右站立在彭哥列十代首領兩側的青年渾身散發著一種迫不及待的躁動,右手邊的青年一頭深藍色的頭髮,一藍一紅的異色眼睛裡滿是殘虐,他掃視所有人的目光都彷彿將對方當成了死物般的看待;左手邊的青年則是正統的東方人樣貌,漆黑的髮上挑的鳳眸,那雙眼睛裡散發出了對鮮血的飢渴和殘暴的殺氣,宛若準備出籠的猛獸。 三人對數十人,氣勢卻是人數壓倒性稀少的那方更勝一籌。 四周是十分高級的裝潢───米白色的絨布桌巾、絲絨製的繡金窗簾、和諧的小提琴和鋼琴所演奏的樂聲、有禮且服務周到的仕者來回穿梭,打開了一瓶又一瓶的香醇美酒後領了小費退出包廂之中。 包廂能保證絕對的安靜不受外圍打擾,這一向是義大利黑幫談事的絕對場所,起了衝突要幹掉對方也比較輕鬆,這是不成文的默契,明知是陷阱卻也不會有人提出異議,這是共識,身處這人吃人的世界中的他們,對於對手的唯一敬意表現。 美味的料理,宛若最後的聖餐。 談判破裂後能踏出包廂的,只會有一方的人馬,名副其實的死亡饗宴。 淺淺的品嚐滑過喉頭的酒精芬芳,輕輕舔舐嘴唇,留著褐色長髮的青年站起身,優雅的一鞠躬,「尊敬的莫里特安首領,很抱歉彭哥列代表其下所有家族婉拒您的提議。」 勾起更加甜美的微笑,同時扯開了領帶,「彭哥列家族有一貫的原則,若您沒有違背我想我們會有場愉快的交易,很遺憾。」 一聲槍響劃破案潮洶湧的局面,爭鬥頓時展開,能活下來的只有一方,纖細的身軀額頭燃起了死氣之火,『女王』一般的君臨天下,拳頭向前一擊,伴隨著空氣的撕裂聲響驚心動魄,周圍的物體因為高溫的焚燒開始改變型態,燃燒、蒸發、灰飛湮滅。 宛若以此為訊號,兩名守護者同時竄出。 墮落與輪迴交替不斷,將人的精神逼進瘋狂深淵的幻夢,右眼的六字顯現六道,蓮花在無水的地面上綻放,彷彿替人洗淨一切罪惡,那彼岸的幻象,死亡的盡頭。 就像脫了韁繩的野馬瘋狂的馳騁在大地之上,出了牢籠的猛獸展現了他殘忍暴虐的手段,雙拐連著帶上了勾爪的鐵鍊,咆哮著撕裂敵人的身軀,擊碎對方的骨頭。 對著不敢置信的對方一笑,體貼的解答疑惑,「你很訝異外邊安排的同盟為什麼都沒有在槍聲響起時同時殺進包廂嗎?」 褐髮的青年蹲下身,視線與如今的狼狽敗著平視,「彭哥列的最強暗殺部隊Varia不是擺著好看的,沒有人會在明知道有陷阱的情況下還不防備。」溫柔的微笑,站起身,在身前比劃出十字。 「願主憐憫。」 十五分鐘後,走出包廂的僅僅只有三人,Varia全體站在門外等候,漆黑的軍禮服宛若送葬儀隊般肅穆凋冷。 「首領,任務完成。」Xanxus向前跨出一步,冰冷的嗓音襯托著夜色涼息,微微的滲入血色。 牽起嘴角微笑,春風拂暖,「啊,Xanxus先生和大家都辛苦了。」毫不畏懼的直視對方的眼眸,略略偏過頭,「我們再找家餐廳好好吃頓飯吧,不說你們,剛剛裡面的氣氛讓我實在提不起勁享用美食呢。」 小小的瑪蒙率先跑向彭哥列十代首領,孩子是該被疼寵的,這是澤田綱吉從小被母親所灌輸的觀念,「我肚子餓了。」 「那,就去吃飯吧。」抱起瑪蒙,視線對上了那始終燃燒著熾熱火焰的血紅瞳孔,那是多少年前讓澤田綱吉畏懼萬分的雙眼。 沉默。 眾人將視線落至了仍然保持著沉默似乎在思考些什麼的Xanxus身上,Varia眾人的目光隱隱的藏著某些期待。 深深的嘆息,Xanxus妥協,「那就遵照首領的意思。」 轉過身,輕巧的一回眸,「Xanxus,現在掌握一切的是我們。」對著高大的男人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視線掃向站在一旁其中一名Varia成員,彭哥列十代首領一如接掌彭哥列以來的難以捉摸。 背後的褐色長髮在夜中微揚,劃出了優美的弧度,沉默對視,暗夜的獵者們跟上了他們首領的腳步前行,如同十多年前的宣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