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槍與花─承之三

原作:墮 血、槍與花 ───承之三 這世界已經沒藥可救,他恨不得將世界化為一片血紅,卻在他跨出腳步的同時讓一個小小的溫暖闖進他心底眼底逐漸侵蝕,到最後沒藥救的還是他自己。 「………骸…………骸…………」 記憶中的熟悉聲音是既遙遠又模糊,原本的名字已經沒有了。 六道骸是徘徊於六道之中的骸骨。 刻印在他右眼之中的是腥紅的連天煉獄景像,而他則是獨身立於其中的一枚破碎骸骨,經過血池、游過油鍋、踏過針山、飲下忘川水、度過奈何橋、走過六道輪迴。 看盡六世罪惡、受盡六世折磨,忘川水洗不去他的記憶,讓六道的痕跡跟著他穿過一世又一世。 四周圍繞著冰冷的水,維生儀器的聲響刺耳的過分,四肢被綑綁緊鎖,靜靜的,廣大的空間之中,他佇立在那裡。 六道骸是行走在六道之中破壞一切的骨骸。 發生了什麼、經歷了什麼、曾經掌握了什麼,他早就已經忘記了,在六世的記憶面前,這一世的記憶淡薄的幾乎不存在。 一切都很模糊,或許,只有那個小小的身影是真實的。 澤田綱吉。 帶著六道骸早已不存在的天真良善包容他的靈魂,對六道骸而言,只有澤田綱吉而已,這一世他所真正掌握也掌握住他的,只有澤田綱吉。 只是想貼近而已,所以私心的將少年拉入他的夢土。 『親愛的綱────』附帶語尾紅心漫天飛舞,六道骸像隻搖晃著尾巴的大型犬般撲上了個頭嬌小的少年,『好久不見。』 眨眨眼,少年被衝力撞的跌坐在地,臉上還是帶著微笑,『………骸………』少年輕輕的叫喚著六道骸的名字,一邊撫摸著六道骸死黏在胸口不肯抬起的頭,一邊以柔軟的聲調呼喚著那個死亡的名字。 『………我在這裡喔,骸。』斂眸,少年笑的溫柔,『沒有離開。』 六道骸笑了,如果少年是廣大的海洋,他願意溺斃在那溫柔之中永遠不再醒來。 這世界太過罪惡,已經無藥可救了的這個世界……… 『親愛的綱吉,你剛剛的話真讓我感動───』他嬉笑著說,然後抱的更緊。 少年俯下身將鼻尖埋入六道骸有些雜亂卻柔軟的頭髮中,緩慢的閉上眼,『骸───你不相信吧?但是………請你相信我一次,我一定會帶你離開那裡。』 『我不會讓你孤單寂寞的一個人待在那裡。』 於是六道骸死守著這個約定,他望眼欲穿的等待,一邊嘲笑著相信的自己,一邊傻傻的等下去,直到少年真的站在了水牢前對他微笑。 六道骸露出了微笑,在他走出水牢的那一刻,他笑彎了眉眼,嘴角也彎起了漂亮的弧度。 「親愛的綱,動作好像有點慢吶────你要補償我受到了傷害的心靈喔。」六道骸是知道的,深刻明白著少年能將他帶出牢獄是費了多少功夫,他只是想撒嬌,想確認自己的存在是重要的,如此而已。 輕笑著,少年伸手環抱住了六道骸,「歡迎回來,骸,我的霧之守護者。」語調還是那麼的溫柔包容。 「嗚呵呵呵呵………」六道骸笑出聲,他的笑聲一向詭異的讓人不禁背脊發冷,「綱你真是太可愛了───」 「可愛的………讓人想一口吃掉你呢,我不反對你用身體補償我受傷的心靈喔,親愛的彭哥列。」 得寸進尺一向是六道骸的拿手把戲。 「………骸………骸………」 呼喚宛若在耳邊響起,六道骸睜開眼睛,那不勒斯清晨的陽光照入室內,澤田綱吉站在床邊對他微笑,接著道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