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灰夜──神諭 I

也許你會認為,為什麼我不說一子或一女?

 

 

在原理界,除了明日外,其餘全都是沒有固定的容貌與性別。但為了方便,他們會依照自己的習慣,長期固定自己的容貌與性別。

 

 

 

 

不過這是題外話,很多關於原理界的事,我之後會再慢慢講解。

 

 

 

 

*   *   *

 

 

一道身影慢慢浮現在人群不會注意到的地方,他身上是樸素沒有任何紋飾的深灰色斗篷,沒有留下縫隙罩住了全身,這裡是他旅行的另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很發達,四周望去全是高科技的產物。不過在高科技的環境中,充斥著魔法的波動。

看來在這個世界,使用一點點力量是沒有關係的。

施放出一點點屬於他的氣息。

很快的,就有另一道身影的出現。

「灰夜〈真理〉大人。」男子手中拿著的正是審判官所持有的審判之書。

「亞利安德〈公正〉,告訴我關於這個世界的一些事吧!」想了一下,「感覺不太好。」

「是。正如您所感覺的,這個世界開始走向滅亡了。」亞利安德修列斯必恭必敬的回答:「五十年前,從許多集團中脫穎而出的『挪諾瓦集團』,正在全權控制這整個世界的政治、經濟和軍事。不管是有為或貪贓枉法的人,只要是阻礙他們的,全都會被旗下所養的一批殺手所暗殺。」

灰夜輕眨了紅色的雙眼,「這是好還是壞呢?不過到時候的下場應該會很慘吧!」

「是!明日陛下似乎有意派封印官來毀滅掉這個組織。但……」猶豫該不該說。

「但有一就有二,難保將來不會再有一樣的集團興起。這種矛盾心理也夠明日煩惱了。」灰夜接續說下去。

現在想想,尋找下任明日的時間好像又到了。

在原理界,唯一是由人類擔任的就是明日,兩千年換一任,負責創造世界與毀滅世界,所有的封印官、審判官和執行官都由他管理。

也不能說我們這些高位者懶惰,但是都有了一個整天和時間之神祖父母大人下棋的創造者──真正的高位者,想必接下來的也好不到哪去。

兩位最高官忙著下棋,奈瑪(黑夜)父母大人和翡翠蒂(光明)舅姨大人長眠的時間又長,而他自己則是到處旅行,所以理所當然的,明日就得擔起所有的事務。

只是現任和上任明日都因為感情事情,導致了一場悲劇,讓原理界失去了兩個好封印官,這是明日唯一處理不好的地方吧!

「讓我看看吧!也許在我旅遊完這個世界後,可以給個決定。」

「是。」

亞利安德瞬間移動離開後,灰夜改變了身上的服飾。

配合自己淺灰色的髮色,改穿一套鐵灰色西裝,如同一般上班族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即使已是深夜,霓虹的燈光依舊沒有暗下來的意思,發達的城市果然都是不夜城。

忽略掉一旁想搭訕而不停使眼色的女人,觀察著這個世界。

腐敗……真是腐敗……

因為這個結果,灰夜微微地皺起眉頭。

忽然感受到有人以極快的速度越過身旁,灰夜轉頭看,正好對上來人的眼光,但他並沒有因此停下,繼續前進移動。

「能力真不容小看。」灰夜喃喃道。

在這個擁有魔力的世界裡,能夠毫無畏懼會被發現的可能,而在街道上快速移動,就可知其身手之高。

腦裡突然起了一個念頭,微笑的走向那人去的方向

 

 

*   *   *

 

 

漫步跟隨過來,進入暗巷,迎面撲來濃厚的血腥味。

「啊。」輕聲發出聲音,「死的真難看。」

一具慘遭分屍的屍體四散在暗巷中,頭顱的瞳孔並沒有放大,可見殺人者的動作迅速。切割面沒有噴灑出太多的血液,可見施刀者的能力技術。再看看這些切口沒有任何多餘刀痕,看來用的武器也很銳利。

「對於醜陋的人,不需要讓他死的多美。」從背後出現,手上的細銀劍抵在灰夜的頸上。

「妳說的是長相還是生平所為呀?兇手小姐。」

「你跟蹤我?」

「我可是光明正大的漫步走來,可沒有躲躲藏藏。」

「歪理。跟蹤就跟蹤,說再多都一樣。」刀刃更貼近頸部。

「不錯的個性。不過……真理說的話永遠都是真理。」話完,灰夜反手抓住她的雙手,將魔力實化為繩,綁住她。

「這怎麼可能。」沒有露出驚訝表情,而是生氣。

他的行為,無疑是對她從小所做的訓練加以否定。

「果然沒錯,是個大美人。如果多點笑容會更好。」把玩起對方的武器。

「連法修利安‧洛迪特都不見得贏的了我,你居然這麼輕易,你到底是誰?是長老派來的嗎?」不服,非常的不服。

她這二十九年來,從來就沒有過自己的生活,打從有記憶以來就是不停的訓練訓練,這麼努力的她,居然這麼輕易就輸了。

「法修利安‧洛迪特?長老?妳很強嗎?」

「你……」不!她怎麼失去了殺手該有的冷靜,「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重要嗎?」

「回答我!」

「嗯……」灰夜由對方背後抱住她。

「喂!」該不會只是個採花大盜吧!真是那樣,那她會一頭撞死,居然輸給一個齷齪的人。

灰夜偏頭想了想,又點點頭,微笑的在她耳邊說:「如果妳願意回答我的問題,我可以告訴妳我是誰。」

「……」停止了掙扎。

「剛才聽妳這樣懷疑我,妳好像不信任自己的……嗯……組織?」

「………」狠瞪著灰夜,「從來就沒有忠誠過,又何來的信任。」

「討厭嗎?」

「想毀滅掉。」

「為什麼不做?」

「……」握緊雙手,沒有回答。

「我可以幫妳,還可以帶妳逃命,反正我算是個旅人。」

「別傻了,挪諾瓦的勢力遍及全世界,只要一被盯上,逃到哪都會被追殺。更何況我是……」蓓爾洛兒無法說出接下來的字詞。

他遙遙頭,「親愛的蓓爾洛兒,挪諾瓦的勢力僅僅只是在這個世界而已啊!而且要讓妳拖離他們的掌控,對我來說易如反掌。人類的能力本來就有限,妳再怎麼努力都一樣,更何況妳的視線範圍很小,我可以讓妳擁有突破人類限制的能力。」

「!……你真的是個不平凡的人,連我的名字都知道!你說的是真的?」她從不相信自己以外的人。可是此刻,她無法控制自己的相信他。

「真理是不會說謊的。」

「真理……?」深吸了一口氣,苦笑,「我很討厭被其他人抱。」可是她並非很排斥她的擁抱。

「只要相信真理的人,就不會排斥真理;只有不相信真理的人,才會排斥真理。」

「好!只要能幫助我毀滅掉挪諾瓦,你有什麼要求我都答應。」

「我要妳付出的代價是,替我賣命兩千年。」

蓓爾洛兒不屑,「你認為我會對你忠誠嗎?兩千年?你當我是你嗎?」

「我相信妳會。壽命的問題,妳認為改變壽命對我來說會困難嗎?」

「我有一種你濫用自己身份的感覺。」

「妳等一會不就什麼都知道了嗎?」輕輕的親吻蓓爾洛兒的唇。

 

 

*   *   *

 

 

坐在挪諾瓦位於頂層的會議室,再這整層就是一間會議室的地方,就只有她一個人。

撫摸著自己的唇,想著前幾天才發生的事。

這一切感覺像夢,但確實存在。

那一吻傳達給她的是世界的原理,以及她以後所要擔負的工作與責任。她疑惑了,像她這種殺人無數,害死不少無辜的人,真的能身負這種責任?那個比身為「神諭」副隊長還要再沉重的責任。

bbeta〉,我們的新成員到了。」

電梯口傳來男聲。

蓓爾洛兒起身走向聲音的來源處。

「前輩,您好。」

向她打招呼的是「神諭」的新成員,金髮藍眼再加上陽光的笑容,顯現了他年輕的年齡。

蓓爾洛兒微微點頭,將手上的資料夾交給貝利澤姆,「從現在起,你就是Oracle的一員,代號命名為 zzeta〉。」

「是!我會努力的。」

「如果有時間就是認識其他的人。順便叫他們告訴你工作內容,還有制服就叫 aalpha〉帶你去領。」明明白白的說他們可以走了。

「呃……是。」

「蓓……」

「不准叫我的名字,a!」

法修利安無可奈何,帶著貝利澤姆離開。

她本來就很討厭法修利安‧洛迪特,即使他在別人眼裡是溫文儒雅的紳士,但是他是Oracle的隊長的事實,殺了不該殺人也是事實。她討厭自己,更討厭已經認命的他。

「您好,蓓爾洛兒殿下。初次見面,我是封印官威坎斯。奉灰夜大人的命令前來保護您。」威坎斯以標準的禮儀來向她說明來意。

「想不到會派封印官來保護我,不過我不需要受到保護吧!」蓓爾洛兒露出了難得的笑容,雖然覺得不需要,不過對灰夜的安排感到有一點開心。

「不……照理您答應繼任後,應該到明日陛下旁實習,並在繼任前那段時間,慢慢將力量傳交給您,並教導您如何控制力量。而且在這段期間也不易受不好之物攻擊。」

「力量?攻擊?」

「一個可以創世也可以滅世的力量。在傳送給妳的這段時間,您會處於適應狀態,窺視這股力量的不好之物會趁機來攻擊奪取。」

蓓爾洛兒的身體顫了一下。

創世與滅世的力量……

威坎斯呈上一枚不加雕飾的白金戒指,「明日陛下會透過這枚戒指,將力量傳給您。灰夜大人會親自教導您控制這股力量。」

拿起那枚白金戒指,套進左手的無名指,剛剛好。

灰夜……為什麼要找她呢?

明明只認識不到半小時,就要她繼任明日一職。

像她這樣殺人不眨眼的人,才是真正不平衡的存在吧。

「您有這份透徹的心就足以證明您適任。」

「透徹……」

「身為明日,要有客觀的心,知道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即使需要為大義而滅親也不猶豫。而且您比前兩任的明日陛下更能絕情。」

「絕情……」

威坎斯消失前,留下了一句話:「明日……不能愛人……也不能被愛。」

電梯口又再度傳來法修利安的聲音:「 bbeta〉,有任務,緊急。」

蓓爾洛兒微皺眉,「我知道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