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七日

Day’s 1 亞連倒在床上,一雙空茫的大眼愣愣的望著虛無的一點,像是一尊美麗的陶瓷娃娃,只需輕輕一碰,就會碎成千萬片。 他疑惑不解,似乎,有樣非常重要的東西,遺失了……因此,他的心也隨著那樣東西的遺落而消失。緩緩閉上雙眼,這種感覺他很熟悉,就像馬納死去之時,他也是如此。 ──那麼,他所遺失的片段,又是什麼? 總覺得,好像要想起什麼……很重要的事。 「你還躺在那兒作什麼啊?」冷漠的嗓音,「雖然豆芽菜只需要水就能長高,但小心你這樣會營養不良。」 「阿優……」茫然,「我是不是……忘了什麼?」 「……沒有,你什麼都沒忘。」 「……是嗎……?」 ──如果你憶起一切,會責怪我的失信嗎?亞連…… 「快點滾去補充你的養分,再待下去小心長不高。」 「……阿優你呢?」 「……我還有事。」望著臉龐浮現失望的亞連,「我會來這裡陪你。」停頓,「誰教豆芽菜還小呢?」扯出一抹笑容,底下隱藏著無奈。 「才沒有……」嘟囔著。 Day’s 2 真的很奇怪,他仍舊惶惑不解,他總覺得每個人都很奇怪,像是在隱瞞他什麼重要的事,偏偏又問不出個所以然。 頭有點疼。 ──那塊遺失的碎片,要如何拾回? 有種奇妙的感覺,也許應該說是疑惑,最近有那麼太平嗎?為何他已經很久沒接到任務?總覺得……每個人都像是想告訴他些什麼,但又吞回了肚子裡。 「優……大家都好奇怪……」抱著枕頭,亞連縮在床鋪的角落,疑惑的向坐在自己面前的男孩開口詢問,「每個人看到我都好像很難過……」淚光閃爍,「我讓大家討厭了嗎?」 「……不會。」撫上了男孩的面頰,神田沉默。害怕豆芽菜會再度崩潰嗎?所以才決定不告訴已遺忘了事情經過的他真相……呵,雖然自己也要感謝他們盡全力隱瞞的舉動。但,能瞞多久呢?還是……讓他想起會比較好吧…… 「優……?阿優!」叫喚。 「什麼事?」 「你都不理我……」沮喪。 「……該睡覺了,小孩子現在應該睡覺了。」 ──當你想起真實之時,你能否承受? Day’s 3 「嗨唷!亞連!」有著鮮艷髮色的同伴一蹦一跳的出現,只是笑容仍是有點憂鬱的氣息。 「啊……拉比。」在樹蔭下的亞連抬起頭,回贈微笑。「好久不見。」 「豆芽菜還是很沒精神呢。」眼珠子轉了轉,「還好吧?」 「很好。」 嗯──李娜莉說的果然沒錯,算了,忘記了也好,當時亞連崩潰的模樣還深深的烙印在他腦海中,那種像是要毀滅一切的瘋狂模樣啊……他實在是不想再看見第二次了。「豆芽菜好像變瘦了呢……亞連還是要有點肉才可愛啊!」 「神田他已經在逼我吃了……可是還是一樣……」好像……消耗了許多體力,好累…… 「咦?」拉比臉上的笑容差點撐不住。開玩笑的吧? ──如果你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謊言,你會原諒我嗎?亞連。 「優,我碰到拉比了……」 「怎麼了?」皺眉。 「他說……我看起來好像瘦了。」停頓,「而且,我最近好像很容易累,精神也很難集中……」 瞪大雙眼,神田姣好的面龐有些扭曲,「我有叫你多吃一點吧!」時間,已經要到了嗎?「去睡覺休息去!」 ──違反天道為天理所不容,但,我仍放不下你…… Day’s 4 「李娜莉!」亞連開心的笑著,「早安。」 「早安!」微微笑著,掩飾住了女孩帶淚的臉龐,「亞連的臉色好糟糕……」皺眉,「你有沒有好好休息呢?」 「啊……」有些小小的心虛。 「這樣不行的,你要好好休息才行啊!你現在的樣子真的很不好呢。」擔心的叮嚀。 「好……那,我回去休息了。」 等到亞連的背影遠去後,斗大的淚珠不斷自李娜莉的臉龐滾落,低聲抽噎著。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呢?為什麼呢?亞連已經,無法再失去任何東西了啊,為什麼還要讓他遇到這種事……?不停的向天詢問,只可惜,沒有回音。 ──記憶的碎片總會有拼湊完整之時,到那時,真實將無法繼續被隱藏。 Day’s 5 這是哪裡……? 『優!』 那是……我? 『白痴豆芽!還不快點走!』 阿優……? 『可是──』尚未出口的話全被堵了個嚴嚴實實,以一個綿長的吻。 『快點走,我不會有事。』 你騙人,因為你…… 亞連突然睜開雙眼,冷汗自額際滑落。因為……什麼?在那之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好像,有東西即將破繭而出。一切都要明朗的感覺,但,他為何會……感到心碎? 「豆芽菜?」 「……神田,之前……我們出了一次任務吧……」 「嗯。」也罷,多了那麼多時間,他也應該滿足了……想起,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你叫我逃走……在那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你先睡一覺,明天我會告訴你。」應該坦白了,不能讓他繼續這麼下去,他……也應該知道了。 ──你能原諒,我的隱瞞嗎? Day’s 6 亞連坐立不安的在房中來回踱步。阿優究竟要告訴他什麼?異樣的感受蔓延,好像,在他知道……或者說想起了這件事後,就會失去什麼,對他來說很重要的東西。沒錯,會失去……他無法理解自己為何如此篤定。 「優。」語氣有一絲不穩。 「豆芽菜,睜大你的眼睛看清楚了……你覺得……我,看起來如何?」時間要到了,他不該貪心,能多陪伴眼前的人兒七日之久,已是上天給予的最大恩惠。但仍是不甘心,他多想向上天怒吼……但,一切都是枉然。逝去的,就永遠無法回歸。 「阿優你在說什麼……」愕然,在望見那月光穿透了眼前之人的身軀,而落至地面之時,「優……」腦中像是有什麼在嘶吼。 『優──!』嘶喊著,傷心欲絕,淚水不斷的滾落,『……你們……你們這些惡魔──!』把他還給我……把他還給我啊……優…… 「啊……」淚水奪眶而出,因完全回歸的記憶。錐心刺骨的悲痛、心,像是被硬生生撕裂一般,淌流著鮮血。 「豆芽菜……」伸出手想碰觸,卻在即將接觸之時,像是觸電般的,縮回。因那穿透了對方面頰的手指。苦笑,「豆芽菜,你知道,為什麼我之前都一直能碰的到你嗎?」 「咦……?」睜著一雙帶淚的血紅色大眼,亞連緩緩抬起頭。 「因為,你不知道,我已經死了。」無奈的苦笑,「所以,在我告訴你真相的時候……也就是我應該消失的時候了。」 「不要走……優,不要走……」伸出手,緊緊抓住不放,「不要丟下我……馬納是這樣……現在連你都是這樣……」情緒完全失控,「你們都騙我……你們都說會一直在我身邊……」 「……亞連。」望著突然又實體化的雙手,神田嘆口氣。這是神所能給予的最大恩典……他應該感激,「聽我說,我不會丟下你。我會一直都在,只要你想,就一定能感覺到我的存在……」溫柔的以吻抹去懷中人兒臉上的淚水,「我把六幻留給你……就讓它代替我吧。替我,成為形體陪著你。」微笑,眼中有的是濃濃的眷戀,「而我,會一直在你身邊,就算你見不到我。」 「我不要…我不要你走…我不要你消失……」 「亞連。」近乎無奈的嘆息。「我不能繼續以實體存在在這個世界,這樣你會死的。」停頓,「那麼我用我的性命將你換回來,就沒有意義了。」 「……優,你會一直都在我身邊?」 「嗯。」 「……不會食言?」 「不會。」 ──那麼,我會活下去,直到我的生命走向終點。因為我的性命,是用你的鮮血救回來的。 Day’s 7 「亞連,你真的沒事了嗎?」李娜莉擔心的詢問,自從亞連突然恢復記憶後,就一直有些恍惚。 「沒事了……」微笑,但當中已不含任何情感。輕輕的來回撫摸著刻在墓碑上的名字,帶著濃厚的依戀。 「你想怎麼做?」拉比拎起了一旁李娜莉帶來的,神田那沾滿血跡的團服。 「……阿優……已經把六幻給我了,那就足夠了。」接過團服,讓它消逝在火焰之中,「這樣,就夠了。」 「亞連……」 「我會繼續好好的活下去,如果我做了傻事……阿優可是會將我臭罵一頓再一腳踢回來的。」 ──我一定會去找你,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End 後記: ……某墮真是自虐啊, 打出了這篇神田不像神田、亞連不像亞連……反正誰都不像誰的文……(嘆) 某墮先向看了這篇文的大人們道聲歉…… 傷了你們大家的眼了啊啊──(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