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不明

他們的關係很詭異。 所有人都弄不懂,他們倆人的感情到底是好是壞。 前一秒可以吵的天翻地覆,甚至上演一齣全武行,下一秒卻能看見神田一邊嘮叨一邊替亞連包紮傷口,或是亞連默默的低著頭替神田包紮。 又或者是,明明前一秒都還像仇人一樣惡言相向,下一秒卻能看見兩人和樂融融的坐在一起。 他們的關係之所以被眾人討論,是從兩個月前的任務後開始。 「豆芽菜,你還要在那裡面壁到什麼時候?」神田皺著眉,語氣惡劣。 「亞連‧渥克。」連頭都沒回,亞連冷冷的回應。 「你一直盯著那面牆死亡的人也不會從地下重新爬起來。」 「最討厭你這樣。」終於回頭的亞連狠狠瞪了神田一眼,轉身向車站走去。 而在火車上,兩人之間凝重且富含濃厚火藥味的空氣讓和兩人隨行的另外一位驅魔師感到萬分沉重,並在心中暗暗發誓:下次絕對不和他們兩人一起出任務。 回到教團後的情況並沒有改善,反而有更加糟糕的趨勢。兩人一碰面不是互相當作沒看見就是互相冷言冷語。 當時使兩人開打的引爆點是什麼,所有人都不清楚,只聽見神田的怒吼在瞬間響徹教團內外,使所有人在紛紛走避的同時,也為那個被神田指名正在遭受砲轟的人──亞連‧渥克,掬一把同情之淚。 「………我想怎麼做和神田無關吧?」和神田震天的怒吼相比,亞連的音量明顯的小了許多,但當中蘊含的煙硝味也是不容小覷。 「那我乾脆直接在這裡作掉你省的你之後繼續危害世人。」發動六幻,就向亞連揮去。 「你以為我會打輸你嗎?」不甘示弱的,亞連同時發動了異能感。 而那次兩人開打後對教團的破壞程度比起上次哥姆林的暴走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如果只是這樣他們之間的關係應當是不會讓人討論如此之久,重點是在之後發生的。 「痛……」亞連低聲慘叫,一雙因疼痛而浮上水氣的雙眸盈滿怨懟。 「會怕痛那你幹嘛要和我打起來?」神田嘴上仍是不饒人,但包紮的動作倒是輕緩了許多。 「神田……」 「幹嘛?」 「對不起……」 「………」並沒有多做回應,神田只是輕拍一下包紮好的傷口,「好了。」 而睡不著的兩人想不到有什麼事可做,便爬上了屋頂去看夜空。 「神田……」 「我聽過了。」安撫性的拍了拍亞連的頭,「……我也有錯。」將打了個寒顫的亞連拉到自己懷裡。 溫暖進蝕了身軀,「哈啊………」打了個哈欠,亞連開起了玩笑,「下次睡不著就找神田來當抱枕好了………」意識逐漸渙散。 「嘖。」居然睡著了……剛剛那個還喊著痛到睡不著硬拉著自己來這兒吹冷風的傢伙是誰啊?算了,「……晚安,豆芽菜。」向後一躺,神田乾脆的閉上雙眼。 第二天在食堂,昨天莫名其妙大打出手現在卻又和樂融融的坐在一起吃飯的兩人頓時成為眾所矚目的焦點。 「哈啾!」吸吸鼻子,亞連又打了個噴嚏。「感冒了……」 「誰叫你要在半夜爬到屋頂吹風。」 「神田你不也一樣?」 「是豆芽菜身體太虛弱。」 「哪有。」 挑眉,「只不過在屋頂上躺一個晚上就腰酸背痛的人是誰?」 「什麼嘛,把我當成抱枕的人沒資格說話啦!」不大不小的音量,正好讓所有人聽的一清二楚,也讓食堂的所有人就地石化成為一尊尊的雕像。 之後,他們兩人依舊吵個不停,但大打出手的機率倒是下降了不少。 之後,他們搭檔出任務時,仍然是一邊爭吵一邊幫對方清除攻到身邊的惡魔。 之後,他們開始會常常膩在一起讓旁人感到忌妒。 之後,他們兩人的關係仍舊是讓人疑惑。 End 後記: 啊啊……所謂的床頭吵床尾合嘛………(炸) 總之,依舊很廢的文一篇……… 主要是某墮不是打悲文就是習慣大量灑糖……… 像這樣的類型還是不太能掌控。 總之,抱歉傷了各位的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