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淚雨

滴答滴答,雨水滑過面龐,和眼眶中的液體混合,而後,滴落。 身體的溫度很低,但比不上心中的那片森寒。 他在黑暗之中掙扎,卻每每在見到那無法自左手消去的,那抹鮮豔的紅之後,又往下沉淪。 他在黑暗之中等待,等待一雙能將他拉出黑暗的手。 ──誰能……讓我獲得救贖。 「馬納……」悽愴的笑靨,絕美,卻又吐露著毀滅。 天空依舊灰濛濛,雨滴逐漸變大。 皮膚感到了疼痛,但,卻未做出反應。因心中的痛楚太過強烈,早已壓過了任何生理上的疼痛感。 他在黑暗中祈禱,祈禱著被救贖的那一天。 他在黑暗中垂淚,淚水無聲的落入虛空,伴隨著無止盡的雨落在地面,畫出一個個的美麗波紋。 「豆‧芽‧菜。」自齒縫中蹦出的語句,聲音的主人怒氣衝天的將呆站在外頭淋雨的少年拖入傘下。 「……神……田?」空茫的雙眼再度抓回了焦距,還沒等少年反應過來,黑色長髮的少年便拉著銀髮少年的手往回走。怔忡的望著被緊緊扣住的手臂,一抹美麗的微笑在銀髮少年的嘴角擴散。 「……你到底懂不懂愛惜身體?」將熱飲遞給了剛從浴室出來的銀髮少年,黑色長髮的少年顯的萬分不悅。 「對不起……」 「你要道歉的對象不是我,我只是去帶你回來而已。」瞪了眼前仍是有些虛無縹緲彷彿不存在世上的銀髮少年一眼,「你該道歉的是其他正替你擔心的人。」冷哼。 銀髮少年只是微笑,他很明白眼前的少年正以他獨有的方式來表達他的不滿與關心,來自那個……曾說過不在意他死活的少年的關心,總是比來自其他人的關心要來的讓他開心。 望著那抹美麗的微笑,黑髮少年停頓了一會兒,「……走了。」將銀髮少年攔腰抱起,往驅魔師的大本營走去。 莫名的高溫令銀髮少年有些痛苦的喘著氣,淚眼朦朧中,他想起了以前馬納照顧著他的樣子,心頭一緊,淚水即刻奪眶而出。 他在黑暗之中陷入絕望,淚水流盡,自眼中流出的,是一滴一滴刺眼的紅,張狂的在四周開出美麗的紅華。 冰涼的溫度拂上自己的面龐,朦朧中,一抹熟悉的影子在自己面前出現,並對他淡淡的微笑,「馬……納……」雙手嘗試著要捕捉些什麼,但在手心掠過的只有冰涼的空氣。 另一雙手有力的緊握住銀髮少年在空中輕晃的雙手,放至唇邊輕吻,低喃,「亞連……」 眨了眨眼,帶著濃厚憂慮的黑髮少年的臉龐就這樣映入了銀髮少年鮮紅的雙眸之中,帶著兩分訝異、三分疑惑、五分喜悅,銀髮少年揚起一抹發自內心的真誠笑容。美的,令人屏息、令人眩惑、令人著迷。 他在黑暗中緩緩閉上雙眼,在他放棄所有希冀之時,一雙手將他拖出了令人窒息的黑暗之沼,那是一名有著黑色長髮、凶惡眼神的少年的雙手。 「對不起……謝謝……」軟軟的靠在有著黑色長髮的少年的胸膛,銀髮的少年笑著,如此說道。 「……快點給我好起來別病懨懨的躺在那兒讓人生氣。」嘴上仍是不饒人,但有些泛紅的耳根卻是怎麼藏也藏不住。 淚水織成的雨滴仍是紛紛滴落,但和之前不同,他身旁多了一名替他撐著傘的少年。 ──我可否自私的認為,你就是我的救贖? ──我會成為你的遮蔭,替你遮蔽由你的淚水所織成的雨…… 兩雙手互相交握,一握就是一生的承諾。 End 後記: ………一切只有無言, 原諒某墮又生出了一篇廢文來荼毒各位的雙眼。 以上……(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