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千年

其之一:輪迴 靈魂不斷的徘徊於世,不斷的輪迴。 不斷的由生到死;由死到生。 生命是多麼神奇的一樣東西,它何其短暫、又何其漫長。 在這說短不短、說長不長的百來年之中,當中的回憶可以刻骨銘心的在靈魂上刻下永遠的烙印、可以輕淡的如同過眼雲煙,不存任何痕跡。 「神田,你相信有來生嗎?」銀髮少年偏著頭,微笑著說道。 「……豆芽菜相信嗎?」原封不動的將問題丟回,但那句提問在黑髮少年心中所引起的波瀾卻遲遲未見平復。 「我嗎?……不知道……如果,我死了之後還能見到神田,那就應該是有來生了吧。」輕淺的笑意未褪色彩,美麗卻虛幻。 眉間的皺折加深,黑髮少年望著眼前的銀髮少年,有種,不實際的感覺,「白痴豆芽,誰準你死了?」壓下心頭的不安,瞪了眼前的人一眼。 輕輕的笑了開來,銀白色的髮絲反射著陽光,耀眼奪目。 「吶,神田能和我作個約定嗎?」銀髮少年仍是微笑,輕輕的,將手覆上黑髮少年寬大的手掌。 「……什麼約定?」反手握住,視線相對。 「不管誰先走,以後一定要再見面。」血紅色的眼眸中,寫著堅定。 「你在說什麼啊?」 「好嘛……優──」 「……我答應。」 『你還是想再見到他嗎?』 銀髮少年輕輕的,微笑,『這是約定,不能違背的。』停頓,『不是嗎?』而且,是真的很想很想呢──和他在一起。 『你們是特殊的情形,你們的約定不單純只是約定,那是誓約,具有強迫性,效力持續的是永遠的時間。』 『……我知道,但我心甘情願。』笑著,『如果,時間真的有永遠的話……』依然微笑,將真實的心思隱藏。 『……你們百年前是如此,百年後也依舊是死腦筋。算了,下一次的輪迴,依然在百年之後,你依然是亞連‧渥克;他也依然是神田優。』 『百年後?』 『嗯……你們的第九個百年,就在下個百年過後的十九世紀末。』 靈魂總有一天會回歸,回到一開始的型態;也總有一天會回到這個大地上,重新開始,他的生命。 當中的期限,以百年為界。 其之二:轉生 生命的初始都是由此開始,絕對的必要。 開始一次新生之時,靈魂先前擁有的記憶會全數抹消,因擁有多餘的記憶,只會影響天道的行進。 但無法抹滅的是曾經深深刻入靈魂之上的記憶,那麼刻骨銘心,即便是沒有記憶,你的靈魂也會給出最真實的答案。 『你們即將要再度轉生,你沒有後悔過嗎?這和他持續了早已超越千年的牽絆與糾纏。』 黑髮少年瞪了身邊出聲之人一眼,一臉不屑,『我從沒後悔過,因為是他,所以就算這是束縛也無所謂。』 『你們兩個還真是有默契……罷了,這次有些特別,你們的名字依舊不變。』 『名字根本無關緊要。』難得的,溫柔蕩漾在墨黑的潭底,黑髮少年冷峻的面容多了一絲溫暖,『我要的,只有他這個靈魂,絕對不變。』 「這傢伙是惡魔啊啊啊啊啊啊啊──」無視於眼前少年呆愕的反應,仍是淒厲慘叫,「五芒星就是惡魔的標記!這傢伙和千年伯爵是一夥的(或許)!」 「咦?」銀髮少年瞪大雙眼,一種,不祥的預感。由上方而來的凌厲氣息令少年抬起頭,注視。 黑色的長髮紮成了馬尾,雖然無法看見他的長相,銀髮少年感到有種莫名的熟悉與懷念。 黑髮少年神情陰森,「敢單槍匹馬過來,算你有膽量……」下一秒,人就自他原本站立的地方躍下,揮下手中的六幻。 「咦?等一下啊──等……」感受到自背後襲來的殺氣,銀髮少年反射性的發動異能感抵擋。「痛。」 「………你的手是怎麼回事?」那個神經質到有點過頭的守衛不會是隨便亂喊亂叫的吧? 「這是克魔武器,我是驅魔師…………」囁嚅。 果然。狠狠瞪向了一旁仍是一臉無辜的守衛,怒吼,「守衛!」 沒有所謂轉生,就沒有所謂新生。 其謂之一體兩面。 存在於靈魂之中而不是腦中的深刻回憶才能在轉生之中得以留存。 其之三:百年 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莫過於人類的壽命長度,就算活的再久,也不過就是百來年。 當中所有的事物都是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但如果真正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那就另當別論。 「……神田,你就這麼討厭亞連嗎?」那個和他同是驅魔師的女孩曾經這麼問過他,他知道他並不討厭那個老是用微笑來掩蓋一切傷害的少年,甚至是有點喜歡的。但他那種犧牲自己也無所謂的態度,莫名的就是會使自己怒火中燒。 望著懸掛在夜空之上的滿月,神田拿起酒杯,淺酌。第一次和銀髮少年搭檔出任務時,他自己就覺得奇怪,彷彿自己曾在很久之前曾見過他一般,他的一舉一動索隱含的意義自己不用他多做說明也能了解,莫名的熟悉感。看到他倒下的那一瞬間,那種似乎再也掌握不住的恐懼充斥心頭,因此,他替亞連擋下了那會要了他的命的攻擊。 哎呀,「神田,你也跑來看月亮啦?」柔和的嗓音,亞連跟著爬上了屋頂,微微笑著,如此說道。「我都不知道神田已經可以喝酒了說,神田幾歲呢?」眨巴著大眼,帶有撒嬌意味的詢問。 「………十八。」突然發現自己對亞連帶有懇求意味的眼光,和不管帶有什麼意義的淚水毫無抵抗能力。有些氣惱的再喝了一杯,「………豆芽菜你還沒滿十八吧?」發現亞連的眼光充滿好奇的盯著自己手上的酒杯。 「啊,只是很好奇那到底哪裡好喝而已………」在神田身邊坐下。 「…………」沉默,寂靜瞬間侵占了兩人之間,但並不覺得尷尬。 揉了揉眼睛,偷偷的打了個哈欠,不知從何而來的習慣,亞連將頭整個靠上了神田的肩膀,雙眼朦朧。好像,從很久之前就認識神田了呢。雖然說話老是不留口德,但他還是很喜歡神田那帶著彆扭的溫柔。 一瞬間有些呆愕,但手臂像是自己有反應一般的,將銀髮少年纖細的身軀圈抱在懷中,「你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豆芽菜。」 「……不會的,神田你不會讓我感冒的。」笑容滿面,眼中收到了黑髮少年臉上那抹非因酒精影響而出現的不自然的暈紅。 「嘖,白痴豆芽。」 生命所持續的時間為百年,等待轉生的時間也是百年。 在這段不算短也不算長的時間裡,你抓到了什麼? 其之四:初始與終末 『又見面了。』 『………這是自然。』黑髮少年不帶感情的回應。 『你啊,每次都是你先丟下他呢……』 『……他還是會回到這初始與終末之地,所以沒有所謂丟下,我是不可能拋下他獨自離去的。』溫和的笑容不知不覺的爬上嘴角,黑髮少年的眼神一如之前的無數個百年,對那個他所認定的靈魂,永遠帶著溫柔。 『………這就是他雖然會流淚傷心卻不會想捨棄生命的原因吧。』 『這種事你本來就比我們了解。』 『每個靈魂都是由他們初次來到此處的樣子回歸離去,這我已看過了無數次,但你們的羈絆太過強烈,就連那最為強大的命運之輪也無法改變你們的方向。』 『……你說過,這是誓約。』 『看來你們還是會繼續走下去呢。』搖頭輕輕嘆息,微笑,『那麼,你們的第十個百年,決定好了吧?』 『嗯。』柔軟的嗓音出現在兩人身後,銀白色的髮絲閃耀著光芒。鮮紅似血的雙眸望向了一旁的黑髮少年。 『……歡迎回來。』握住銀髮少年伸來的手,輕吻。 靈魂最終都會回歸於此,這是創世之初即已存在的定律。 不論初始或是終末,都是由此開始由此結束。 時間之流是如此的漫漫,命運之輪決定了你的軌道與方向。 『離下一次的轉生還有百年時間欸,我們要做什麼?』銀髮少年依偎在黑髮少年懷裡,笑著詢問。 『做什麼都行──看你想做什麼吧。』在銀髮少年的額上輕吻,黑髮少年笑的是萬分溫柔。 無數的百年在他們之中流過,兩人的手卻始終交握,不曾放開。 存於靈魂深處的那最深刻的愛戀,隨著每個百年的累積持續加深,直到它成為了不可抹滅的『永恆』。 End 後記: 嗯,暑假產文速度果然快,這篇嘛…… 隨便看看就算了吧。 實在是一篇很謎的東西啊…… 好像有點傷眼的說……某墮對不起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