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冬日

雪花紛飛,大地一片銀白,天色蒼茫,白雪讓大地顯的空曠而孤寂。 十二歲前,他喜歡冬天,因為那是他和瑪納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雖然,那也是他被真正的父母拋棄的日子,但他並不介意。 十二歲後,他雖然仍是不討厭冬天,卻害怕見到白雪,偏偏冬日最多的顏色便是那由雪所成的白。那會不斷的逼他想起那一天,瑪納死去,而自己將它變成了惡魔,又破壞他的那一天。 雪和少年銀白的髮絲完美的融合,空茫的雙眼抓不到焦距,只是望著遠方,那不知名的彼岸。 輕輕伸出手,望著雪花在手心溶解,望著溶解的雪水回歸雪地的懷抱,眼眶有些酸澀,不知為何,只覺淒涼。 黑色長髮的少年在長廊上走著,不經意的望向窗外,一抹和週遭的銀白格格不入的黑正站在雪地之中,雖然距離遙遠,但他就是莫名的明白,那名被他喚作豆芽菜的少年的臉上,會是怎樣的表情,那是──由深深的悲傷、懊悔、自責與寂寞組成的──悽愴笑容。 低咒一聲,翻過窗戶躍下,在雪地上留下了足跡。 「豆芽菜。」出聲叫喚,意料中的望見了眼前少年瞬間僵硬的背影。 帶上名為〝笑容〞的面具,亞連回過頭,「神田怎麼會在這裡呢?」 眉間的皺摺再度加深,神田淡淡的開口,「豆芽菜,你的笑容很難看。」直接了當的批評,「不想笑就別笑,你現在的笑容比哭還難看。」而且讓人──雖然自己打死都不會承認──心疼。 瞪大眼,笑容僵在嘴角,雖然知道神田說話直接,但如此直接的扯下自己臉上的偽裝的話語還是令他無法馬上反應過來,「有那麼嚴重嗎?」 「………白痴豆芽。」冷嗤,「你說呢?」 「真的………很難看啊………?」自嘲的輕笑,銀白的髮垂落,但仍是無法掩蓋亞連面龐上的那抹───寂寥。 溫暖,不屬於自身長久呆站在雪地的冰冷,是純粹的溫暖,呆愕了好一會兒,緩緩的伸出手,輕輕抓著對方的衣服,「神田───你真的,好不溫柔。」軟聲抱怨,帶淚的臉龐卻是笑意盈盈。 「閉嘴。」難得對他好一點還被嫌棄?果然之前太寵他了吧………神田在心中輕嘆。 「你好凶………」嘴上念著,卻又往神田懷裡鑽了幾分,「神田果然很不會安慰人………」 輕敲了那有些得寸進尺的亞連一記,卻還是沒將他推離自己的懷抱,「你越來越過分了………嗯?」 「冬天,會想到以前………」笑著,「我是在這樣的雪中被瑪納撿到,也是在這樣的雪中和瑪納分開……」口中吐出的氣息成了白茫茫的霧氣,亞連輕聲敘述著過往。 「亞……連。」有些遲疑的,「回去了。」 「……好……」點頭。嘴上的笑容多了些許溫度、甜蜜、與真心。 「啊──阿優怎麼沒親下去咧?枉費氣氛那麼好的說──」失望的收回目光,拉比重重嘆了一口氣,「李娜莉,這下要怎麼算?」 「能怎麼算……沒人說對啊……」同樣怨念纏身的李娜莉失望的如是說,「真是的,他們進展也太慢了吧………」嘆息。 「嗯嗯,真是麻煩啊。」搔搔頭,「阿優還是很不坦白的說……一開始主動抱住亞連的時候人家還有點期待的──」 「適當的發洩是好事。」叮嚀。 「……師傅也這麼說過呢。」笑著,不太好意思的輕吻神田的臉頰。 「這當謝禮太廉價了吧……」這樣就想打發他?「至少也要這樣才足夠──」抬高亞連的下顎,傾下身,深吻。 End 後記: 話說,這篇能誕生出來真是一波三折。 先是家裡的老電腦突然出狀況,打好的東西全沒了…… 再來就是因為內容當中有幾段難產, 便擱置了好長一段時間。 還是感謝大家肯看完這篇拙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