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某年某月某日

陽光普照,黑教團的眾人們享受著難得的和平與清閒。 樹蔭下,銀白的髮絲有些凌亂,緊閉的雙眸以及輕緩的吐息都顯示了此人正深陷於睡眠之中。 「豆芽菜………」四處尋找那抹銀白的黑髮少年的聲量在看到已然熟睡的人兒後轉小,「居然在這種地方睡著了……」真是沒警覺心的豆芽菜。在一旁坐下,靠著樹幹,不自覺的,手撫上了銀髮少年的面龐,由被詛咒的傷痕輕輕刻畫,延伸至唇邊,垂首,凝望著仍是熟睡著的銀髮少年,嘴角微揚。 風帶著些許涼意吹拂著,銀髮少年縮了縮脖子,卻在下一秒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原本微蹙的柳眉舒展開來,滿足的囈語。 原本冷硬的面部線條變的柔軟,有一下沒一下的拍撫著懷中少年的背脊,偶爾順著銀白的髮絲撫摸,黑髮少年享受著難有的平靜。 風吹過樹林,樹木紛紛唱著歌,那是古老的催眠曲,能安定人心。 「嗯………」緩緩的張開了雙眼,望著碧綠色的天幕,眨了眨眼,「神田?」望進了那深遂的黑潭之中,有點迷惑。 「終於醒了嗎?豆芽菜。」難得的,有想逗弄懷中人兒的衝動。嘴角微揚,有些戲謔的語調。 「我明明就沒睡很久啊?」才一、兩個小時而已………軟聲抗議,話剛落,就被神田反手壓在身下。 「是沒很久。」嘴角的微笑帶有些許算計,「亞連………」用自己本身獨有的輕緩、低沉、又帶有些慵懶與磁性的嗓音在亞連耳邊低喚,不意外的換來了亞連瞬間僵直的動作。 「神……神田……?」極力想去除那麻癢的感覺,不自覺的微微扭動,臉上浮起了一層薄紅,在神田低下頭靠近他頸項之後,有些難受的低吟,「不……不要咬我啦……痛……」紅艷的眸子泛起了一層薄薄的水霧。 「……駁回。」在身下人兒即將爆出怒吼的同時封住他微張的嘴,堵住了那即將出口的聲音,雖然他不是反對他出聲,但是他比較想聽到的是另一種比較悅耳的聲音。 在神田終於肯暫時分開兩人之時,亞連大口補充缺失的氧氣,「呼……神田你幹什麼啦……」十足無力的抱怨。 「嗯……沒有啊……」微笑,但只讓仍被神田壓在身下的亞連一陣頭皮發麻、背脊發涼。 「這裡是外面欸………」臉上的紅潮未退,亞連只感到四肢無力。 「你是要我回房間嗎?」 「你又隨便解釋我的意思………」坐起,並輕輕槌了神田一下,剛剛被扒的差不多的衣服些微滑落,露出了線條優美的頸項和鎖骨。 「那算我不對。」眼神又再度黯下,神田又將亞連壓在身下,正想再繼續方才的動作。 但有些時候世事並不能盡如人意,「唷喔──阿優……」拉比笑的開心的蹦了出來,隨即僵在原地,迅速恢復神智後,拉比笑的一臉曖昧,「欸欸,阿優,亞連還沒成年,你這樣是犯罪喔!」 「你想死的話我可以成全你,拉比。」神田眼神凶惡,並順手將亞連的衣服給拉整齊。 「哎呀,這我怎麼敢呢?」停頓,「不過你們確定要在這裡嗎?」剛剛外頭真是血流成河啊啊─── 食堂,一半以上的驅魔師鼻子中都塞著衛生紙,臉色也紅的不像樣。 而造成此種情形的兩人仍是不受外界打擾的繼續用餐,突然,亞連像是想起了什麼,停下了筷子,「吶,神田………」 「嗯?」早已結束用餐的神田正悠閒的喝著茶。 其他人也自動豎起耳朵,深怕漏聽了什麼重要消息,沒辦法,誰叫八卦人人愛聽呢?更何況還是教團最近的八卦流言主角的兩人之一所要說的話啊,不認真聽要是錯過什麼豈不可惜。 「為什麼,我每次都在〝下面〞?」此話一出,神田噴茶,其他人則是跌倒的跌倒、石化的石化、風化的風化,總之,這句話造成了莫大的效應。 「咳咳咳咳咳…………」好不容易喘過氣來的神田盡全力壓下了差點衝口而出的笑聲,「咳……亞連,你不覺得,你問的太晚了嗎?」 End 後記: 還是單純來灑糖的一篇文, 現在正在思考要不要來挑戰一下H畫面…………(目遙) 但是……… 可能會有非常大的困難啊啊啊啊───(倒) 還是一樣,感謝看完這篇詭異作品的大大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