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境

什麼是夢? 何為現實? 夢與現實的分界在哪裡? 我們徘徊在這真假參半的世界之中,夢境與現實交疊錯落,架構出了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 ──夢代表了什麼? 是過去、是現在、是未來、又或者,是最單純的───自己。 神田走在長長的迴廊上,突然有種奇妙的違和感。自己的位置的確是在教團,但是教團裡有這種地方嗎?在心中暗暗的思考著,陰暗的影子在四周張出了奇異的空間架構,一抹銀白迅速的掠過眼前。 邁開步伐追上,在一個轉角過後,神田怔愕的望著空蕩的空間。是錯覺嗎?回過頭,那抹銀白便出現在他身後衝著他微笑,「豆芽菜。」叫喚,卻突然發現另一邊的房間裡傳來了正站在他眼前的少年的聲音。 「我贏了。」嗓音裡帶著喜悅,「拉比你要請我吃中餐囉!」你可以想像那秀氣的面容上帶著和它完全不符合的鬼祟笑容。 「你是誰?」正當你訝異於破碎而又低啞的嗓音之際,那個少年的身形卻像是融化一般的重新塑形。 「我是你,如假包換。」 這是夢,你如此想著。 嗤笑著,那自稱和你是同一個人的黑髮少年笑著,「夢不只是個夢而已,它是很深奧難解的東西………似真似假、現實與虛幻交錯,就是夢的本質。因此,我就是你,無庸置疑的。」那張和你百分之百相同的面容帶著一抹邪魅的微笑,「或許啊,你認為不是夢的〝現實〞,才是真正的〝夢〞也不一定。」 光芒吞噬了這個奇異的空間,緩緩張開眼睛,神田自床上坐起,不意外的,一抹銀白就這樣撲上他,那個被他暱稱為豆芽菜的少年,現在正壓在他身上笑的是萬分燦爛,「你又在搞什麼鬼啊?白痴豆芽菜。」 「好難得優你會賴床呢。」微笑著,「我剛剛一直叫你你都沒反應,害我嚇了一跳呢。」摩摩蹭蹭。 「嗯……作了一個夢。」來回撫著柔軟的銀白髮絲,享受著這種感覺。 「真的?」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這一副活像是看到克姆伊急著要替李娜莉找結婚對象的表情是怎麼回事? 「沒有啦,我們去吃早餐吧。」笑著,拉著神田的手。 「你好歹也讓我穿一下衣服───」隨手拉起擺在一旁的團服披上,無奈的嘆息。果然是……太寵他了啊。 拉著神田走在走廊上的亞連突然回頭笑著,如此說道:「吶,優,不要在意這是不是現實……對我來說,只有你在的世界才能被稱為『現實』。」 「…………你聽到了什麼?」微慍。 「呃……沒有啊───」語氣好不快樂。 「好啊………敢誆我?」將亞連拉入懷中,半懲戒性質的咬了咬他的耳垂,「你要接受處罰………亞連。」 「哇───討厭,對不起啦………」一連串的討饒聲劃破天際。 一陣暈眩,回過神,神田才發現自己又回到了相同的迴廊上,和〝自己〞重新面對面。 「還沒發現嗎?哪一個才是你的現實呢?」笑著,指向了放在大廳的其中一具棺木,「何不打開看看?或許………那就是真實也不一定。」 你知道這裡面是什麼,一開始就知道了………打開棺木,亮眼的銀白闖入了你的視線,視野所及全是一片腥甜的紅,那張秀麗的面龐像是沉睡一般,臉上帶著安詳。 「這只是個夢。」你如此說著。 和你面貌相同的少年笑出聲來,「或許吧,但是……夢所代表的……可不單單只是單純的虛幻。這可能是過去、也可能是現在、也有可能………是未來。」語調仍是詭魅至極,「這個夢可是你心中最深處的具體呈現…………不是嗎?」 「我所能掌握的只是現在,未來對我來說,太虛幻。」冷然。「像這種無聊的東西……我不需要。」 光芒又再次劃開,這次你有了確切的感覺,你即將回到『現實』之中。 「優。」嘟著嘴,亞連跳上床,「起來了!」 「嘖………白痴豆芽,快下來!」 End 後記: 到後面就完全不受控制的兩個甜蜜夫妻………(遠目) 至於神田對亞連作了什麼處罰………我不知道~~~~~(炸) 還是感謝大家有耐心的看完這篇文!(鞠躬)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