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命運

───神田 優 記得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母親曾對他說過這麼一番話:『優,你的命運中有一個人,一個……對你非常重要的人。』母親說這句話的時候,臉上帶著美麗的微笑,『他是,能讓你願意用性命去守護的人。』 他一直記得母親的話語,以及母親當時那美麗的微笑。或許他當時太年幼,以致於他無法參透母親話中的涵義。直到現今,母親所說的那個人一直在他心中留下了一塊領土,無法替代。 當時他曾問過母親那個人的身分,母親只給了他一個更加莫測高深的笑靨,並這麼告訴他:『優,當時機到來,你的靈魂會告訴你答案。』 ───我們一定要再見面,優。 鮮紅色的眼眸寫滿了堅決。 ───我答應你。 黑髮少年應允。 ───那麼,就這麼說定了。 笑容是美麗的如同陽光一般的炫目。 之後他成為了驅魔師,而後,那抹銀白就這麼張狂的闖入他的視線之中。 他站在高處望著那可能是AKUMA的少年,他的眼睛應是如同鮮血般的紅艷色澤,雖然他無法看清,但他莫名的就是如此的篤定。 「神田,這是你的名字吧?」亞連輕笑,並友好的伸出手,「請多指教。」 因為感覺自己方才就像個蠢蛋被耍著玩的怒氣瞬間流洩,「誰要和被詛咒的傢伙握手啊!」轉身大步離去,丟下愕然的愣在原地的銀髮少年。 他無法忽視內心莫名的騷亂,母親曾說過的話語掠過腦海,甩甩頭,他試圖將這個荒謬的想法甩出腦袋。 ───吶,我們約定好了,優。 銀白色長髮的身影笑的萬分燦爛,紅艷的美麗眼瞳閃耀著光芒。 「……嘖。」該死,自從那個新人加入後這種夢就未曾間斷過。煩躁的扒了扒自己的頭髮,神田起身走向浴室,希望能洗去自己煩亂的心思。 在食堂,他確定了他和這個新加入的新人完全不對盤的事實,之後卻偏偏得和他一起出任務。令他原本就不是很好的心情瞬間跌落谷底。 「難道你沒有想要保護的東西嗎?」在聽到少年天真的話語後,他怒火中燒的賞了他一拳,隨後怒吼。但他馬上就後悔了,因那像是缺了一角的寂寥笑靨。 「想要保護的………早在很久以前,就失去了。」 這句話……莫名的,感到熟悉。 ───你沒有想保護的東西嗎? 黑色長髮的少年皺著眉,沉聲怒吼。 ───我已經……沒有那種東西了……所以,這種心情,我早就遺失了。 銀白色的長髮飛揚,少年臉上的笑容淒涼且孤寂。 沒錯,的確,他曾經聽過。 『優,當時機到來,你的靈魂會告訴你答案。』母親的話語又再度掠過腦海,無聲的在心中嘆息,他並不愚笨,他明白了自己的異常為何,種種跡象只顯示了一件事,他找到了他──母親口中所說的那個,他命中應該要保護的,對他來說是最重要的人。 ───優,喜歡你。 少年笑的萬分燦爛,銀白色的長髮如同絲絹般的垂落。 ───笨蛋豆芽菜。 黑髮少年臉紅的彆扭回應。 他默默的將這個發現隱藏在心底,只用屬於自己的獨有的表達方式傳達自己的心思。他一定能明白,神田莫名的篤定。 ───亞連‧渥克 『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最重要的人。』瑪納曾如此對他說道。當時他只是單純的向瑪納說他就是自己最重要的人,瑪納只是微笑,並這麼說:『………等你大一點就會明白的。』 而現在,他了解了瑪納笑容的意義,他是瑪納最重要的人,瑪納對他來說也是非常重要的人,但,卻不是最重要的………那個人。輕輕撫摸著左眼,無聲的仰望天空,在那次事件過後,他成了克勞斯師傅的弟子,但這次他很明白,師傅對自己雖然也是無可取代的人,卻仍然不是最重要的那個人。 ───不能丟下我喔,我們已經約定好了喔!優。 巧笑倩兮的望入那深遂的黑潭。 ───我知道。 黑色長髮的少年只是寵溺的淺笑,語調是無盡的包容與溫柔。 「誰要和被詛咒的傢伙握手啊!」神田冷冷的瞪了亞連一眼,就轉過身頭也不回的大步離去。 他被歧視了,這是他腦中的唯一想法,雖然旁人異樣的眼光他從小就已習慣,但每每遭受旁人的眼光歧視之時,仍是難過,雖然告訴自己別去在意,但仍是掩不住失落。 但他無法不去正視的是,胸口莫名的騷動,熟悉感竄上心頭,很想抓住那遠去的背影。 ───吶,優,好喜歡你、喜歡你………喜歡……… 輕聲低喃,銀色長髮的少年溫柔的輕撫著躺在膝上的少年的面龐。 ───亞連………你在不安。 肯定的語氣。 ───優……我…… 眼中淚光閃爍。 ───噓……什麼都別想。 拉下銀髮少年,封住他接下來可能會出口的話語,黑髮少年溫和的安撫著。 啊啊啊───討厭,怎麼都是這種夢啊?無力的趴在床上,輕聲嘆息,亞連搔搔頭,決定先解決民生問題再來思考這些怪夢的義涵。 他沒想到就連吃飯都能遇上那個人,並和他起衝突。更糟糕的是,已經確定八字不合的兩人卻要搭檔出任務,無奈輕嘆。希望不要再和他起衝突才好……他在心中祈禱。事實證明他錯了,而且錯的離譜,他無法理解並去認同神田的某些想法,他們就連存在都是極為相異的兩個個體。 「難道你沒有想要保護的東西嗎?」神田狠狠的打了他一拳,隨後又因扯動了胸口的傷口而無力的跪下,怒吼。 淒涼的笑著。想保護的東西?他早已經親自毀掉了………現在說什麼,都太過虛幻不實,「想要保護的………早在很久以前,就失去了。」染滿自己親人鮮血的雙手,有什麼資格談論這種事呢?他望著神田,在他眼中看見驚愕。 「只要能力所及,我就要守住。」他只能這麼做,這是贖罪………就算再怎麼想欺瞞自己,都無法改變。 ───優,我想守護你……想守護……有你在的地方…… 微微靠著黑髮少年的胸口,銀髮少年低聲陳述。 ───那麼,我就保護你………這是我們的誓約,直到永恆。 黑髮少年如此回應。 「睡什麼,好好監視。」冷漠的嗓音迴蕩。 將頭埋在雙臂之間,沒有想抬頭的打算,「咦……要修養五個月的重傷傷患怎麼跑來了?」聲音虛軟無力。 「………如果痛苦的話,就去把人偶關掉。」停頓,「你太天真了,我們是『破壞者』,並不是『救濟者』。」 「這我知道………」但是……他無法放棄這種想法,就算是天真也好,他無法放棄,因為……他需要抓住那渺茫的希望,否則,他會崩潰。 ───我會去找你,如果我沒找到你……你一定要來找我。 銀白的髮絲飛揚,艷紅的眸子盈滿淚光。 ───我明白。 簡短的語調,隱含了強烈的決心。 『誓約』,成立。 望著夜空,他明白了。當時瑪納所說的,屬於他自己的……最重要的人,他找到了。他的靈魂告訴了他答案,即便不明白那前因後果,他將遵照著靈魂給予的答案行進。神田會了解的,他如此肯定。 ───誓約一旦成立,不論將來如何,都仍是無法逃離它的束縛。 End 後記: 嗯,應該算是補足千年中沒有清楚描述的部分。 此次的番外是比較貼近內心獨白的作品, 因此將神田和亞連的部分分開敘述。 希望大家能多多包含, 因為這整篇少了千年中比較光明的氣氛, 黑暗氣息濃厚……(汗) 最後一句應該算是總結,為千年下個註腳。 誓約真的是個可怕的東西,不過相信他們倆個人一定沒問題。(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