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依存:RK

記得,曾經在很久之前,那名總是嘻皮笑臉讓他未曾以好臉色面對的橘髮少年對他這麼說過:『吶,阿優,你可以再依賴我一點沒關係。』 當時他的回應是白眼一記外加狠狠的一腳踹下。 依賴是種變相的軟弱,他如此深信著。 他不懂所謂的依賴,而令他更加惶惑不解的是,為何那名橘髮少年能將這種話說的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因為我喜歡阿優你啊!」 他是如此的解釋著,但自己仍是無法理解。 這種情感對他來說是陌生的,甚至是下意識的極度排斥。 「白痴。」冷冷的評論,掩飾騷亂的心湖。 一切全都改變了,就在那一天,他聽說了少年因任務而受了傷,基於某種不知名的感覺驅使,他前去探望。 當時他正活蹦亂跳的和同樣是重傷患的同伴你一言我一語的對槓。 「………你看起來很好嘛。」要是連這樣的傷勢都稱的上是重傷病患,那自己之前的程度不知該如何做歸類。 「啊哈哈,還好啦。」接著,臉色大轉變,淚眼汪汪的直撲上,「阿優你居然會來探望我這份心意真是讓人家好感動好感動啊啊───」磨磨蹭蹭。 「你這個白痴,放手啊───」 在你們兩個拉拉扯扯鬧了將近十分鐘後你才知道眼前的少年斷了五根肋骨、小腿骨出現裂痕、全身還有多處撕裂傷。 你當場賞了他一拳以示懲戒。 「嗨,阿優。」拉比揮揮手,將正往自己這走來的黑髮少年一把抓住,「真是好久不見了。」 「………五分鐘前才在餐廳見過吧。」掰開死黏在自己腰上的寬大手掌,沒好氣的應答。 「哎呀阿優你沒聽過度日如年嗎只要一分鐘沒見到你對人家來說就是好久好久了說───」再度纏上。 「……你這個白痴是不知道放手嗎───?」 突然發現有些安靜,那個老愛在你身邊製造噪音的少年似乎不在。從其他人的對話中,你知道他去執行任務,這很正常,但莫名的,你就是覺得有些寂寞。 第一天, 你覺得沒什麼不對,只是少了熱鬧的氣息突然有些不習慣。 第二天,你開始覺得有些煩躁,食不知味。 第三天,你開始希望那名少年能儘快回來。 無意識的望著夜空中的月亮,神田難得的失神。 「阿優你怎麼一臉寂寞的樣子啊?」瞪大雙眼,臉上還沾染著鮮血的拉比突然出現在窗台上對著自己嘻嘻笑著,「哎呀,因為人家知道阿優會覺得寂寞所以很快的結束任務趕回來囉,有沒有很感動啊?」 好一會兒才恢復思考,「………你是哪條神經接錯線?受傷不去治療跑到這裡來幹嘛?」 「沒什麼啦……只是想先見到你,如此而已。」微笑,將瞬間呆滯的黑髮少年帶入懷裡,「我很高興喔。」將髮帶解開,任由那烏黑的長髮散落,輕執起一小部份,輕吻。 「……高興什麼?」反常的沒推開眼前的少年。 「阿優終於有些依賴我啦!」微笑,「這讓人家好感動啊。好像那種原本對自己懷有敵意的小貓咪終於肯接近自己一樣的很有成就感呢!」 理智斷線,「…………你給我去死吧!」重槌。 End 後記: 嗯嗯……第一篇的拉神文。 總覺得感覺抓的不太好……… 拉比我把阿優送給你做補償了喔!(笑) 可是什麼都沒做就是了。 第一次嘗試寫非本身王道的配對……果然有點吃力…… 果然還是要有愛啊!(毆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