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所以,我不愛你

───我不愛你。 少年微笑,漂亮的銀藍眼眸中看不出情感。 是真的,沒有情感? 只是………隱藏。 ───我們都太過執著、也不懂溫柔……… 望著夜空,淺淺的,笑著。 在這時代,沒有人能給予保證。 沒有人知曉,分開之後,是否還能再見。 承諾,只是虛假。 不如,斬開牽絆,先受傷了………之後的永隔,就不會傷的太深。 「神田,我不愛你。」殘忍的話語,竟是自一向溫和的少年口中吐出。 「………我知道,所以,我也不愛你。」黑髮的少年只是漠然。 「所以,我們都無法給予彼此承諾。」不是不能,只是不願給予。 他們都不愛彼此,所以……… 夜色迷人,房內喘息與細微的呻吟暗示房內的曖昧。 「神……田……嗚、嗯……」氣喘噓噓,嫣紅的面龐吐露著迷人風情。 「忍耐……」低喘著,瘖啞的嗓音有種懾人的魔性。 「啊───」忍受著那穿透的刺痛,低喊。 「放輕鬆點……豆芽,放鬆………」 「啊、嗯………不、呃啊………」捂住口,破碎的聲線顫抖。 啃咬著少年的鎖骨,將捂住口的手拉開,淺吻。 「嗚………啊、神、神田……」 身軀交纏。 只是彼此索求,並非愛情。 因此,就算有了超出一般情人間的舉動,他們也從不喚對方的名。 「神、神田,我喜歡你。」鼓起勇氣,黑髮的少女面頰氾紅。 「很抱歉。」 「沒關係,我一開始就知道了。」微笑著,「神田一定是這麼回答的。」因為那個席次已經被佔走了,只是,想讓自己死心罷了。 「嗯。」 「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在望見黑髮少年的腳步停下後,笑容更加燦爛,「如果戀人條件的滿分是一百分,神田替我打幾分呢?」 「……九十九分。」 「那,亞連呢?」 「………他,還算不上。」步履邁開。 心知肚明,剩下的一分,就是在心中的位置。 那最後一分給了誰,所有人都早已明瞭,只是不願戳破。 經過一個轉角,望見了那抹雪白。 「我以為你會答應。」微笑著,笑意卻未到達眼底。 「………不可能。」 「你還是一樣吶,都是那種臭脾氣。」 「你應該有任務吧?」 「嗯,只是,來道別的。」 望著那抹白影遠去,怎知,此去…… 卻是此生訣別。 這種結局, 他們都早有預感。 「神田,亞連他………」可愛的少女欲言又止。 「……和我無關。」冷硬的回覆。 一旁的橘髮少年沉默著,試圖自那抹黑中看出端倪。 他一向喜歡觀察,因此,他們之間的牽絆,他比誰都明白。 說不愛,只是斬斷表面的牽絆。 只是………在真正永隔之時,讓自己再度受傷。 而之中的煎熬……更是無法言喻。 但他不懂,為何兩人會如此甘願的互相傷害。 為何───要對彼此殘忍? 是夜,寂靜。 樹影搖曳。 不知不覺的,離開了臥房。 不知不覺的,獨自走入了樹林之中,漫步。 不知不覺的,走進了墓園。 不知不覺的,走向最新出現的墓碑之前。 不知不覺的,在那刻上了名字的冰涼石碑上來回撫摸。 「我還是,走到這裡來了。」自嘲,「我明明就不愛你的………」 極其輕柔的,撫著熟悉的名───亞連‧沃克。 眼光流轉著溫柔。 「……你也一樣吧?還是拋下了一切,你的答案也有所不同了?」 真是───太傻了吶,他們兩人。 「我還是,不愛你,一點都不喜歡你。」低語。 「是真的嗎?」 一抹橘色的身影依靠在樹幹上。 拉了拉圍繞著脖頸的圍巾,「你們真的不愛彼此嗎?」沒了以往的玩世不恭和灑脫,語調嚴肅,「你們還要讓這假象繼續下去?」 「……拉比,問這些,已經沒用了。」 波瀾不興,是單純的平靜,還是心死?「……接受的,已經不存在;而仍舊存在的,已沒有理由給予。」停頓,「更何況………並沒有假象的存在。」 是的,所有一切都是真實。 他們都不愛彼此。 一齣戲,一齣………由兩人所編織的,擁有虛假的真實的戲劇。 他們的這場戲,只有雙方都消逝了,才能結束。 他們所拉起的幕,無法降下。 就算只剩一個人,也要將這獨角戲演完。 繼續上演著………虛假的真實。 直到殘存的一人也隨之消逝。 布幕,才能降下。 「你們真是太死心眼了。」評斷。 也太過………愚笨。 「也只有你會這麼說吧。」難得的,微笑。「我不愛他,他亦然。」 他不愛那名受到詛咒的少年。 只有死亡能改變答案……… 因為他仍是活著,所以答案不變。 End 後記: 嗯,就是……無用廢渣一篇。(堅決) 鬱悶下的產物。 因為,突然認為。 如果是他們兩人,真的很有可能如此做。 感謝閱讀完此篇的大大們。 請多包涵某墮的拙文!(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