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慢慢來:KA or AK

同樣的,都是孤獨。 雖然是看似相反,其實卻是異常的相似……… 因此,不自覺的,相互依偎。 「神田,我喜歡你。」銀藍色的眼瞳有著堅定,找不出一絲猶疑。 澄澈明亮的,白髮的少年清楚的明瞭自己所要、所想。 他希望這個高傲冰冷的少年能陪在他身旁,誠摯的。 一如往常的無波,淡淡的掃了身旁比他還矮上幾分的少年一眼,衣襬隨著動作揚起,轉過身,「………白痴。」 被攪亂了一池春水,心湖起了波瀾,雖然微弱。 他希望這個打亂他平靜的少年能離開,悄悄,卻不太堅定。 最冷酷的拒絕不夠傷人,那冗長的沉默是最銳利的武器。 「神田,你在猶豫什麼?」緊抓著黑髮少年的手腕,神色是旁人從未在白髮少年臉上見過的冰冷寒肅。 「你在害怕………嗎?」仰起面容,與黑髮少年相貼近,從深沉的潭底尋到了一絲慌亂。 「放手。」皺眉,少年過於貼近,淡雅的清香溜進了鼻腔,縈繞不散,渙散了神智。 「……給我答案好嗎?神田………給我一個答案。」銀藍的眼波流著央求。 別讓他時時抱著希望,那太殘忍。 手腕試著挪動,卻赫然發現,那纖細的手臂力道比想像中大了許多,甩不去也掙不開。 「………放手!」幾近挫敗的低吼。 揚起一抹苦澀的笑靨,冷寒的氣息褪去,留下了滄然的悽愴,「神田……你還是想逃避嗎?」 「………我等,這次任務回來……我要答案。」放開手,朝著大門走去。 翻飛的白髮映入眼簾,黑髮的少年垂下了眼瞼。 「你要我如何給你答案?」懊惱的低咒,「笨蛋豆芽。」 這純然陌生的情緒,要他如何理解? 世事無常,天總是不從人願。 等待的會是誰? 給予的等待給予,接受的等待接受。 可是卻無法交集。 嘈雜忙亂,低血壓的少年不甚喜悅的自床上爬起,自門外傳來的對話卻令他瞬間清醒。 「快點,醫療班的!」 「擔架拿來!傷者已經沒有意識了!」 「你這個同伴是怎麼當的?怎麼這個孩子傷的這麼嚴重?」 ………孩子? 「亞連!」帶有濃厚哭腔的柔軟嗓音,是那總是為其他人著想的少女。 「拉比,他會不會有事?」 接著的聲音,傳不到耳中。 寂靜。 扭轉門把的聲音令望著窗外發呆的白髮少年回過頭來,望著現身的那抹身影,溫柔微笑。 「神田。」 默然的走近病床,定定的望著先前在鬼門關前走了一遭的少年。 不知該說什麼,聲音全哽在喉頭,眼眶有些發熱,只好保持沉默。 銀藍色的眼瞳睜大,有些滿足的在心底喟嘆。 白髮的少年是敏銳的,他不會不明白眼前的景象代表的意義。 「神田………」 清澈而不帶雜質的嗓音砸在耳膜上,柔柔的很是舒服。 「我沒事………」接下來的話語被低聲的痛呼取代。 黑髮的少年將臉埋入少年的肩窩,雙臂收緊,將少年緊緊的抱住。 只是想確定罷了,想確定眼前的少年是否真實的存在著。 狠狠的抱緊少年,像是要將他的身體融入自己的。抑或是將自己的身體融入他的? 自眼眶中滑落的熱燙液體沾濕了少年的白衣。 白髮的少年輕笑,銀藍色的眼睛滿滿的呈著笑意,伸出手在黑髮少年的背脊上拍撫。 柔聲道:「神田………我在這裡。是真實存在的,所以,不要哭了……」 半晌,帶有鼻音的瘖啞音調自肩側悶悶的傳出,「囉唆。」 笑了開來,銀鈴般的嗓音充斥。 在少年終於停下笑聲之後,便對上了那雙帶有冷冽怒氣的微紅瞳眸。 眨眨眼,眸光深邃,輕輕的拉起了少年因長年用劍而結了一層薄繭的手掌,移至頰邊,摩挲,「神田,慢慢來吧………我是很有耐心的。」 抬眼,「我會等你。」 眼光對視。 白髮少年而後的話語被黑髮少年封住,以吻。 深沉的黑瞳對上銀藍,「………笨蛋。」 雪白的髮蕩漾,少年笑意盈盈,「沒辦法,誰讓優你比我還笨。」 自動自發的換了個稱呼,無視黑髮少年瞬間陰沉下來的表情,淺淺笑開。 黑髮少年宛如被踩了尾巴的貓兒般,豎起毛想躍起,卻被白髮少年制住,動彈不得。 「混帳!放開!」原本焦躁的心情在白髮少年有意的作弄下淡去,只是,自身卻渾然不覺。 哪能老讓你白白佔便宜? 自己當然也要討點回扣才行。 白髮少年隱藏在溫和笑容下的小小報復,黑髮少年沒有發現。 後記: 嗯.....第一次嘗試這種攻受不明的文章!! 只是想單純的寫出他們的互動而已.... 沒有其他想法..... 暫定版本是這樣..... 等搬完家再來作整理!!(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