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iano~音~ First:無聲的夜曲

是夜, 被遺忘者踩踏著腳步前行。 無聲, 純粹的寂靜, 一片死寂。 斯德曼塔,被遺落的古城。 夜間總是會響起美妙的琴音。 只是, 曾聽聞此樂曲的人們一律以意外死亡結束生命, 〝受詛咒的音樂〞, 就此定名。 輕輕按下琴鍵, Do、Re、Mi……… 單調而破碎, 顫抖著,手指彈不出以往的流暢音樂。 嘆息。 本應聆聽這份樂曲的主人, 去了何處? 琴鍵齊響, 仰望蒼穹, 伸出手, 像是要迎接什麼,亦或是要捉住什麼。 低喃囈語, 透明的水珠滑過臉龐。 流暢的旋律轉動著悲傷, 撫著那人留下的唯一證明, 回憶,只是更顯疼痛。 「知道了吧,這就是你們這次要調查的地點。」 戴著眼鏡的男子將報告遞給眼前一黑一白的兩人,如是道。 「神田,別擺出那副表情,別把私人情感帶到任務上。」轉過頭,「亞連,你的左手還沒完全復原,稍微注意一下。」 「嗯……」白髮的少年點了點頭,隨後慌忙的隨著黑髮少年離去。 火車上。 白髮少年特意選了個在黑髮少年背後的位置坐下,目光不自覺的在那挺直的背脊上縈繞,幾近癡迷。 但他知道,黑髮的少年對他不只是單純的討厭,而是徹底的憎惡。 由於他左眼上的詛咒。 如果對神田說喜歡他的話,一定會被罵成變態吧…… 自嘲的輕笑。 凝視著前方的背影,在對方轉身的那一瞬將目光投注在資料上。 好悲傷的樣子……閱讀著資料,白髮少年如此想著。 不知道………是為了什麼原因才作出這首曲子的呢。 黑髮的少年皺起了眉,自方才起就有股視線繞著他打轉。 雖然依照他的外表,這種事應當習慣,但那不帶有任何意味的眸光似乎夾雜了些許悲傷。 和以往的那些帶有驚艷、讚賞諸如此類的目光不同,令他有如芒刺在背般的不自在。 在回過頭的那瞬霎,那視線便消失無蹤。 落入眼中的,只有似乎在專心研究報告的那個被他稱作豆芽菜的少年。 白髮少年有些傷感,雖然知道黑髮少年對他是厭惡至極。 但,自從出了教團以來,黑髮少年對他更是視若無睹,連斜眼瞧他都不願,更別提交談。 如此明顯的無視,比起惡言相向,更令他難過。 氛圍靜謐, 露氣橫生瀰漫, 爬滿了藤蔓的壁面, 訴說著以往經歷的久遠曾經。 「就是這裡嗎?」 狠狠的瞪了白髮少年一眼,首次對白髮少年出口的話便是毫不留情的諷刺,「廢話。」 Do、Re、Mi………… 將要跨入屋中的腳步停駐。 「你在做什麼?還不快點?」 「那個、神田………你有聽見聲音嗎?」 「什麼?」 皺眉,大有直接過來押人的架勢。 「不,沒什麼………」 跟隨著黑髮少年的步伐,白髮少年細細的打量起屋內的擺飾。 風吹過腐朽的門板,嘎嘎作響。 同樣的清柔旋律飛入耳中,瞬間消散。偷偷覷了前方的少年一眼,朝著聲響的源頭走去。 一架嶄新的鋼琴靜靜的擺在房內,和周圍有些老舊的擺設以及佈滿灰塵的室內呈現對比。 手輕輕的放在鋼琴的琴蓋上,細細撫摸。 『蘿薇塔………』 「!!??」回過頭,卻沒有任何人的蹤影。 叮叮噹噹的樂音響起,全身像是被束縛住了一般,無法動彈。 宛如溺水,胸口緊的無法呼吸。 『蘿薇塔……』 瞪大了雙眼,澄澈的眼眸有著訝異與悲傷。 隨著音樂的行進,出現在他眼前的人他在也熟悉不過,他的養父,讓他脫離黑暗卻被他親手變成惡魔的父親。 瑪那………… 怔愣的望著微笑著向他伸出手的父親,手不由自主的緩緩伸出,手指即將相貼的那一刻,尖銳的哭號硬生生將他的神智拉回。 一聲『我恨你。』就足以將原本隱藏的傷口扯開。 「啊啊啊啊─────」雙手環抱住自己顫抖不已的身軀。 嗚咽。 鋼琴仍是作響。 「不要────」 「呀啊啊啊啊────」 強烈的情緒撲天蓋地的湧來,撕扯。 死亡的念頭充滿了腦海。 摀著雙耳,瞠著銀白的眼瞳,淚水卻流不出。 最後,在失去意識之前,落入眼中的,是一抹深沉的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