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iano~音~ Second:詛咒之音

他承認,在少年的嘶吼劃破寧靜之時, 心臟狠狠的緊縮了一下。 只是,當時他不懂,那是怎樣的心緒。 深沉而無邊, 純粹的極致。 單單有的,只是黑暗。 連自己,都望不清。 似乎,有人正呼喚著自己,非常焦憂的。 樂音完整的流洩, 至中途,音調乍然停止,宛若指甲搔刮玻璃的尖銳音調饗起。 想嘶吼, 張開了口,卻無聲。 懊悔著, 那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是心中殘缺, 無法補足。 迷惑的眨眨眼,望著陌生的純白空間。 「終於醒了?」迎接的,是帶有濃厚諷刺意味的言語。 「神田?」偏過頭,卻被黑髮少年眼中燃燒的焰火給怯了心。 挑眉,「不然會是誰?」冷哼,「你腦子沒壞吧,豆芽菜。」 「對……對不起……」 「你當然要道歉,拜你昏倒所賜,任務整整拖延了一天半。」咒罵著,黑髮少年在床邊坐了下來。 「你發現了什麼?」 苦澀溢滿胸口,苦笑著。 早該知道神田不會說什麼好聽的話,卻仍是抱持著希望。 這樣的自己,真是太傻。 「沒什麼………只是,聽見了音樂聲。」 停頓,在黑髮少年不耐的皺起眉時繼續道:「之後……像是有十分沉重的東西塞入腦袋一樣………很難過。」 「在那瞬間,有想死的念頭。」 漂亮的鳳眸倏地瞪大,在那瞬間,似乎有抹影子和眼前的少年疊合。 胸口有些悶。 「你聽見了音樂?」 「嗯,還有一個人的聲音,他一直重複著一個名字……」望著黑髮的少年,「蘿薇塔。」 「是嗎?」得到情報後,黑髮少年立刻起身離去。 彷彿不願再多待一秒。 黑髮少年的身影一消失,白髮少年頹然倒回柔軟的床鋪,任憑淚水浸濕了被褥。 瑪那………為什麼,會在那裡見到? 蜷縮著身軀,雙手緊緊環抱著自己,咬著下唇,不讓破碎的嗚咽溢出口。 情緒近乎失控。 顫抖著,晶瑩的水珠不斷落下,纖瘦的身軀彷彿在此刻過後便永不復存。 他不願意在黑髮少年面前示弱,只因,這又會成為一個令神田厭惡他的理由。 如果,能夠控制自身的感情,那就不會受傷。 明知這只是不可能的單戀,卻仍是深陷,無可自拔。 意識逐漸飄遠、模糊,最後聽見的,仍是那晚他曾聽見的那首曲子,和悲涼的一聲呼喚───蘿薇塔。 那個人,到底是誰? 帶著疑問,意識逐漸飄遠。 「有消息嗎?」臭著一張臉,黑髮少年向朝著自己走來的探索隊員詢問。 「神、神田大人………那個………」怯懦的應聲,卻怎樣也出不了口。 皺眉,「快.說。」 「是、是這樣的,當我們說出這個名字的時候,那些居民的表情像是在害怕什麼一樣。」喘口氣,「還有人要我們別提起那個魔女的名字。」 聞言,原本冷俊的面孔更顯冰冷,「知道了,你們去調查有關任務的傳說,這件事暫時先別管。」 是夜,在黑髮少年正要推門走入身為這次任務同伴的少年的房間之時,破碎的抽泣聲仍是飄入了他的耳中。 沉默,敲門,「豆芽菜。」不待少年回覆,逕自推門走入。 彈起,「神、神田?」手忙腳亂的擦去臉上的淚珠,恢復了慣常的微笑。 瞥了強作鎮定的少年一眼。雖在少年臉上望見未褪的淚痕,卻未戳破。「那個叫蘿薇塔的女人,被這裡的居民稱為魔女。」 眨眨眼,在白髮少年還未回神時,黑髮少年又據續往下說。 「你聽的見被詛咒的音樂吧?」點頭。 「你現在能活動了吧?」點頭。 「那你把團服穿上,我們再去調查一次。」附註,「去你當時昏倒的地方,任務要快點結束,不能在這裡耗太久。」 凝視著走出房間的黑髮少年的背影,白髮少年像是想通了什麼。 把自己當成工具啊………很像神田的作風呢……… 笑了開來,一抹笑中帶有太多東西,看不明。 那麼,就讓他好好的扮演工具的角色吧……… 穿上團服,走出房間。 黑髮的少年在望見白髮少年走出之時便馬上轉過身邁開步伐, 連句招呼都吝於給予。 澹然一笑,默默的跟隨著黑髮少年的腳步離去。 只要,能讓他記住自己,並將自己放入心中就行。 多麼微不足道卻又難以實現的願望。 這是一場注定不會開始的愛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