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iano~音~ Third:同調與共鳴

『蘿薇塔,為什麼妳不能愛我呢?蘿薇塔………』 男子痛苦的抓著胸口,朝著一名女子質問。 『我無法愛你,雷溫。永遠不能………』搖了搖頭,女子輕道。 『我沒有愛,所以無法愛你。』 水聲隨著步伐濺響,曾見到的遺跡又重現眼前。 殘敗卻精細的裝飾仍是述說著曾有的輝煌。 「你們想去哪裡!?」蒼老瘖啞的嗓音突然響起。 白髮的少年驚的一跳,愕然的回過頭,愣愣的瞪著拄著柺杖前來的老人。 「呃………」有些猶豫,「我們要去那座莊園………」並無奈的接收距離他五步遠的黑髮少年的殺人視線。 他懂的,不應該與任務之外的人有過多牽扯。 但是,眼前的老人,讓他有種被看透的感受。似乎,他對這裡發生的曾經是十分的熟悉。 「除非你們想死在那裡,要不,還是別接近那裡才好。」老人的眼中閃過幾縷光芒,令一向敏銳的黑髮少年皺起眉。 「沒關係的。」白髮的少年搖搖頭,「如果你說的是被詛咒的音樂的話,我已經聽見了。」淺淺的微笑。 聞言,老人至此才真正的將視線落到白髮少年身上,「那麼,你的精神力量比那些人強韌多了。」 簡短的停頓,「那麼,或許你們能解放被囚禁的那個靈魂吧。」老人拄著柺杖往來時的方向走去。 「等一下。」黑髮的少年往前邁進幾步,「你知道些什麼?」深信不疑的堅定語氣。 「………想知道的話,就跟我來。」 望著黑髮少年邁開步伐之時,白髮的少年輕嘆口氣,便隨著那挺直的背影邁開腳步。 半腐朽的木屋,木板隨著風和腳步的震動嘎吱作響,老人點起了一展油燈,那張臉上的皺紋清晰可見。 「事情,應該是自十年前,那個叫蘿薇塔的女人來到這個城市開始。」 以充滿滄桑的語調,老人開始述說著故事。 「她帶著一個奇特的結晶來到這裡,那個結晶擁有不可思議的力量。」停頓,「現在放在那棟莊園裡的鋼琴就是用那個結晶構成它的一部分。」 「那時,我是那棟莊園的管家。」 「我的少爺───雷溫,瘋狂的愛上了那個女人,甚至不惜將她送上火刑柱,也要留下她的腳步。」 白髮的少年倒抽口氣,瞪大雙眼,「那麼,我聽到的那聲蘿薇塔就是……」 「我不知道你聽見了什麼,我只知道,少爺在那個女人死後就近乎瘋狂的彈奏著鋼琴。」 「他擁有傲人的音樂天賦,那鋼琴就像是和他起了共鳴一般,奏出了使人瘋狂的樂章。」 「所有聽見他的琴聲的人,全都像是陷入某種夢境一般瘋狂,接二連三的走向死亡。」 黑髮少年挑起眉,一臉不以為然,「至少,你沒死不是?」 「………我並沒有聽見鋼琴聲,我躲藏在地下的酒窖裡。」老人如是說,又將視線落到了白髮少年的身上,「……或許,少爺是將你當成了蘿薇塔吧,你和她真的很像,尤其是那雙銀藍色的眼睛。」 有些艱難的,白髮少年出了聲,「雷溫是……用什麼方法……將蘿薇塔送上火刑柱?」 「在這種幾乎與外界隔絕不受法律控制的鄉鎮裡,要找到一個殺人的理由一點都不難。」黑髮的少年站起身,目光冰冷,「更何況,這個鄉鎮的居民有著近乎瘋狂的迷信,只要說她是惡魔的使者,是個魔女就行了。」 望著白髮少年瞋大的雙眸,黑髮少年眼中浮起一絲殘酷,「如此一來,人們的恐懼,就會讓他們將那個女人推入死亡。」 幾乎是下意識的反應,白髮少年捉住了左手,垂下頭,避開了黑髮少年凌厲的目光。 老人的目光在兩名少年之間來回逡巡,眸中似乎了悟了什麼。 「你們要去就去吧,想送死的我管不著。」揮揮手,老人顯的有些疲憊,但仍是望向黑髮的少年,「總有一天,你會後悔沒有把握在你眼前的。」 在兩名少年跨出木屋的前一刻,老人的低語傳入了白髮少年耳中。 沉默在兩人之間流淌,白髮少年咬著下唇,右手緊緊的握著自身的武器───那特異的左臂,單薄的身軀有些顫抖。 他明白,神田是刻意剝開他自身最慘痛的記憶,讓它血淋淋的呈現。 只是,他所不懂的是,那個高傲的黑髮少年為何要如此做?是想見到他崩潰的模樣嗎? 甩去這種想法,白髮少年輕聲笑開。 是啊,神田只是,對他的厭惡又更加深一層罷了。 推開門跨入室內的瞬刻,那種腦袋充斥著死亡的感受令白髮少年克制不住的跪坐下來,雙手摀著雙耳,破碎的悲鳴傳入了黑髮少年耳中。 不耐的回過頭,卻被白髮少年身旁的東西吸引了注意力。 映入黑潭之中的,似乎有抹掛著詭譎笑意的青年的身影。 又是異能感搞的鬼。黑髮的少年如此推斷。 但是,真的是因為豆芽菜長的很像那個蘿薇塔的關係嗎? 接下來的情景卻無法容許黑髮少年繼續深思下去,鋼琴的琴鍵錯落,響起,淒涼而絕艷的樂曲。 瘋狂的笑聲迴蕩,與其說是站立,不如說是漂浮在白髮少年身旁的青年嘴角勾起了詭異的弧度。 「………放開他。」平緩而平靜,連他自己都弄不懂,那想焚盡一切的怒火究竟是從何燃起。 雙手環抱著白髮少年,青年的身影有些透明。 『不……蘿薇塔是我的………』依戀的在白髮少年的背脊上摩挲,略帶笑意的挑釁回視。 破碎的嗚咽自白髮少年口中傳出,透入骨髓的冰冷讓他無法動彈,只能被動的祈求著一切的結束。 機械的齒輪轉動聲隨著琴音而來到,鐵銹的腥味與鮮血長期累積所形成的厚重氣味飄入了空氣之中。 『雷………溫………』與青年長相一模一樣的惡魔自暗處現身,瞳中留下的是斑斑血淚。 宛若低泣的叫喚令黑髮少年全身的寒毛豎立,鳳眸瞋大,愕然佔據了一向沒有多少情緒表露的臉龐。 惡魔………? 這裡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為什麼………惡魔會和異能感同存……? 還來不及讓黑髮少年深思,強烈的衝擊就將他狠狠震飛,在背部與石牆狠狠接觸的同時,鮮紅的血液也自黑髮少年嘴角滲出,喘著氣,眼前一片漆黑。 渙散的視線只捕捉到了那抹纖細的身影,低泣般的呼喚令黑髮少年的神智在那瞬間全數歸位。 「神田………」 惶恐不安的伸出手,想接觸黑髮少年,卻像是想起什麼似的抽回,宛如被電流擊中般的顫抖著。 他……討厭自己……… 勾起一抹瘋狂而不懷好意的詭笑,如同挑釁的,青年將懷中顫抖不已的白髮少年的衣領解開,伸出舌頭在潔白的頸項上來回滑動。 無視於黑髮少年快噴出火來的目光,青年自顧自的將頭埋入白髮少年的肩窩,狠狠的咬下。 白髮少年的身軀瞬間僵直,卻只能發出無聲的悲鳴。 紅艷的鮮血色澤隨著白如凝脂的頸部曲線滑落,白髮少年原本就渙散的意識瞬間飄離,落入黑暗。 舔舐著嘴角的鮮血,如同幻影一般的青年笑的張狂。 惡狠狠的瞪著青年環在白髮少年腰上的手,黑髮少年的眼眸就像是爆發前的火山,燃燒著熊熊焰火。 『為什麼呢?你不是很厭惡他嗎?』 黑髮的少年微愣,啞口無言。 是啊,自己對這個軟弱的少年一向厭惡,卻為什麼在望見這個青年的行為時會怒不可遏。 『蘿薇塔,這是農民剛獻上的蜂蜜呢,味道很好喔。』 『是嗎……?謝謝你。』女子淺笑盈盈,眸中有著溫暖。 咬牙,忍下了肋骨碎裂的疼痛,黑髮少年直起身。 必須在那個惡魔有動作前帶那個傢伙離開。 雖然不知為何他自己會這麼想,但黑髮少年一向依照著自身的意志行動,這此也不例外。 出乎意料之外的,沒有遇到多大的阻礙,他輕鬆的自青年手上將少年奪回,而一旁的惡魔也沒多做反應,他們順利的離開了那棟古老的莊園。 晨光灑下,霧氣瀰漫,金黃色的微光穿透了玻璃照入室內,一片狼藉。 破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