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iano~音~ Fourth:倒反的樂譜

無淚者,泣血, 哀悼那遭烈焰焚去者。 呼喚萬千, 喚不來一次回眸。 喚來的, 是毀滅的道路。 冰涼的感受沁入心扉,羽睫微震,睜開了雙眼。 落入眼中的畫面令人屏息。 陽光自縫隙灑落,於那綢緞般的黑髮上傾訴愛意。 鳳眸緊閉,眉頭輕蹙。 眨眨眼,想起身,卻無力的摔下了自身原本所在的石板。 劇烈的碰撞聲讓黑髮的少年瞬間睜開眼,只見到白髮的少年滿身狼狽的趴在地上呼痛,劍眉緊皺。 「你在搞什麼?」 站起身,拜胸前的咒印所賜,傷口已復原的七七八八。 旋身踩踏步伐離去,沒有注意到,白髮的少年若有所思的眼眸。 他,不懂呢,不懂得神田的想法。 靜靜的忍著疼痛與不適,跟隨在黑髮少年身後,白髮少年的神情恍惚。 別突然對他太好……雖然這在旁人的眼中仍算不上和善的態度已經是神田給予自己最溫柔的態度了。 讓他一直抱有一絲希望的感受並不好…… 放手吧,將這份感情埋藏,他沒有資格索取別人的愛啊,因為……他親手讓自己最愛而也給予他童年時光裡最溫柔呵護的養父死了第二次。 不能愛,何不恨? 但,做不到,又有何用? 回過神,黑髮少年的身影早已消失在白髮少年的視線之中。 有些困擾的四下張望。 真糟糕………他不知道回去的路啊。 嘆息,讓金色的魔偶往前飛著帶路,少年緩慢的跟隨。 肩膀突然傳來的撞擊讓一向教養良好的白髮少年慌忙道歉,「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撞上你的,你沒事吧?」 「沒關係。」一名貌似吉普賽女郎的黑膚女子淺笑著回應。 深邃的眼瞳閃過一絲輕蔑,勾起別有深意的微笑,「是我撞上你的,讓我替你做個占卜表達歉意吧。」 「咦?」 「來吧。」將白髮少年拉到了一旁,從衣袋中掏出了水晶球。 近乎吟唱般的,女子將視線轉移開水晶球,「你正在一場痛苦的愛戀中掙扎,迷茫不知該選擇的方向。」淺笑著,「是這樣嗎?」 有些窘迫的,緩緩點了點頭。 拿出一個精緻的藥水瓶,女子輕笑著開口:「這個,能完成你的願望,但是,一旦用了這個,你就非得做出選擇不可。」 眨眨眼,將藥水瓶收入袋內,有些疑惑的望著女子。 女子在原地轉了個圈,笑容滿面,又用著那像是在歌唱似的語調開口,「身的結合不等同心靈,道路的前進方向式取決於你的決定。」攏攏身上的披肩,女子消失在少年的視線之中。 「豆‧芽‧菜!」萬分壓抑的憤怒嗓音在少年背後響起,「連跟在別人後面都能走丟!你到底在搞什麼?」 「對不起………」畏縮的道歉。 女子踏著輕快的步伐走著,前方一名穿著著西裝的黑膚男子像是原本就存在似的自空氣中出現。 挑眉,「緹奇?千年公公不是讓你辦事去了?」 「事情辦完了,就想四處逛逛,沒想到會碰上你。」聳聳肩,表達這不過是個巧合。 點起煙,「怎麼?你看起來心情很好。」 女子輕輕笑開,「因為……我碰上了你說的那個有趣的驅魔師少年呀。」 「我很期待呢,他會怎麼邁向毀滅之路。」 男子挑起眉,一臉興致盎然,「喔?你做了什麼?」 「秘密。」 「哎呀哎呀,真是的,真神秘啊。」 「你不是很想毀滅他嗎?就慢慢等著吧。」 兩道人影就此消失於空氣之中,彷彿本來就不存在。 只有女子的低喃留下。 『……他會做出什麼決定呢?真是可惜不能看到最後啊……』 似乎……有哪裡不同了…… 白髮的少年如此想著,乖乖的跟隨在黑髮少年的身後。 「神田……發生了什麼事嗎?」關心的提問。 白髮少年關心的話語卻換來了黑髮少年冷淡的諷刺。 「我發生了什麼事和你有關係嗎?」冷冷的瞪視,「豆芽菜,你是不是忘了你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沒必要告訴你什麼吧。」 「………對不起………」 「哼。」 低垂著頭,冰色的眼眸盈滿水氣,緊咬著下唇,不讓淚水滴落。 他……還真的是忘記了,神田對自己的態度稍微好了些,自己居然就忘了自己的位置…… 他真是……太傻了……他和神田的確是一點關係都沒有的啊,他有什麼資格過問神田的事呢? 無意中觸碰到了那名吉普賽女子給予的藥水瓶,白髮少年的眼光怔忡。 搖搖頭,將突然竄起的想法甩出腦袋。 在黑髮少年請服務生等等送止痛藥到樓上後兩人才走上樓。 推開了旅館的房間,白髮少年立刻躺上了床鋪,輕輕的喘了口氣。 將藥瓶拿出,定定凝視,嘆息,將瓶子擺放在桌上,走向浴室準備梳洗。 壓了壓隱隱作痛的太陽穴,黑髮少年神情晦闇的低咒,站起身,準備親自下樓拿取。 「……送到樓上了?」無視於服務生快飆出淚來的神情,黑髮少年沉著張臉再度確認。 「是、是的……」 麻煩,轉身上樓,走向白髮少年的房間,逕自推開門,只有藥瓶在桌上閃耀著光芒,拿起,將藥品灌入喉中,黑髮少年走回了自己的房間。 白髮的少年擦拭著微濕的白髮,不經意的望向桌面,跳起。 不見了?怎麼會……神田!? 顧不得自己還沒打理好儀容,慌忙衝到黑髮少年的房間。 皺著眉,黑髮少年有些焦躁。 這止痛藥的反應也未免太奇怪了點……從沒聽過止痛藥的副作用是會讓人全身發熱的……… 門板與牆壁做了激烈的撞擊,白髮少年喘著氣出現在門口。 在跨入房內的時候才慌忙將門關上。 「神、神田………?」白髮少年疑惑的走近,卻被黑髮少年異常紅潤的臉色給嚇了一跳,慌忙伸手碰觸黑髮少年的額頭。 黑髮少年倒抽了口氣,水珠沿著白髮少年的頸項滑落,流過線條優美的瑣骨、肌理勻稱的白皙胸膛。 溫度似乎又升高了。 黑髮少年沒注意到自己的眸光越發深邃,呼吸也開始沉重,只注意到理智似乎有些崩盤。 「神田?」白髮少年有些慌張,畢竟他也不知道那個藥瓶裡的東西是什麼,要是有什麼意外他會內疚萬分。 薄薄的香氣飄入了鼻腔,暈的黑髮少年的理智僅存一條薄薄的弦,稍有刺激就可能崩斷。 「神田!」冰色的眸帶著淚光,臉龐浮起了一絲紅,白髮少年抓著黑髮少年的手臂輕晃。 「你很不舒服嗎?」 只一陣天旋地轉,白髮少年怔怔的望著眼神中帶有他所不懂得情緒的黑髮少年壓在他的上方。 樂音迴蕩,青年嘴角的笑靨諷刺。 那名為慾望的情緒……… 緊繃著的某樣東西,破碎。 強裝的平衡瓦解。 後記: 某墮已經有領死的準備了..... 這篇文章的神亞是注定破滅的結局..... 因為神田的逃避與亞連的悲觀思想。 為了讓後面崩毀的更加慘烈.....這部分是必要的~~~ 亞連我對不起你!!(趴) 某墮逃命去也.....(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