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iano~音~ Fifth:缺漏的音符

突然落下的碎吻讓白髮少年輕顫,低鳴。 「神田?」 對於事情的變化感到疑惑,而又有些驚懼的心理下,白髮少年開始推拒黑髮少年的動作。 「放……放開……」在黑髮少年的手滑過赤裸的背脊時僵直了身,被觸碰到的地方像是著火一般,發熱。 『一旦用了這個,你就必須做出選擇。』 就是這個意思?他不希望這樣,縱然他希望能屬於黑髮少年所有,但這般情況下的,他並不想要。 白髮少年劇烈掙扎了起來,「不要!放手……不……嗚………」 眼瞳泛出了淚,全身癱軟的無力動作,只能以言語吐露他萬分不願的心思。 他不要啊……明明就不喜歡自己的……這樣子,他不要…… 或許是他太過貪求,但他真切的不希望如此,因為一旦黑髮少年想起發生了什麼,他便別無選擇了。 他無法和黑髮少年面對面,沒辦法裝成什麼事都沒發生。 肩膀傳來的疼痛讓陷入思緒的白髮少年回神痛呼。 「……敢走神?」對上了滿含淚水的冰色眼眸,深潭似的眼眸蕩著慾望。 其實,他可以停下手的,縱然理智早已在白髮少年接近時潰損的幾乎不存,但他卻不想這麼做,在手碰觸到那細緻而柔軟的身軀之後,他不想停下,即使他不明白為什麼。 那纖細卻有力的肢體讓他眩惑,自少年身上散發的微香更是讓他心蕩神馳,撫過少年細膩的膚,滿意於少年的反應,勾起笑,再度俯下了身,在少年身上留下斑斑吻痕。 抬首,他看見了冰藍色的那雙眸子裡的情緒,恐懼與一絲他所不了解的複雜。 在白髮少年耳邊低語,存心的刺激,「………你希望的,不是嗎?」 一愣,白髮的少年再度掙扎了起來,「我不要!放開……放開我!」 怒火燃起,他並不明白,為何他現下會如此易怒,封住了白髮少年的口,將白髮少年的雙手舉過頭頂箝制,動作也粗魯而狂暴了起來。 淚眼朦朧,「嗚嗯……神田……停下來……」話語中夾雜呻吟,逐漸漫上的情慾讓白髮少年的意識逐漸擴散。 「不………啊、嗯……」 後面的,白髮少年已無力去思考,只能放任淚水落下。 似乎有什麼,開始崩毀。 「嗚呃………」額邊強烈的刺痛感令黑髮少年皺起眉,半直起身,眼中落入的是一片混亂的情景。 「怎麼搞的?」起身,在望見床單上怵目驚心的血跡時呆愣了半晌。 記憶顯的破碎,甩甩頭,黑髮的少年走入了浴室整理儀容。 推開門,黑髮少年當場愣了,緊接著是滔天的怒焰,快步走向浴缸,卻被白髮少年的狼狽給嚇了一跳。 白髮少年趴在浴缸邊緣,水中飄蕩著驚人的血紅,雪白的皮膚上滿是斑斑紅痕與青紫色的牙印。 慌忙拿了條浴巾將根本是昏死過去的白髮少年抱離浴缸並裹住,黑髮少年再度眉頭深鎖。 他,到底對這株豆芽菜做了什麼………? 白髮少年在黑髮少年的動作下一點醒轉的跡象都沒有,撫過白髮少年臉上的淚痕,黑髮少年似乎若有所覺。 他在這方面並不是單純的像是張白紙,見到了白髮少年的狀況他自己也大致猜的到他對少年做了什麼。 只是,對於為何會發展成這種情況,他無法理解。 將白髮少年抱回屬於他的房間,安置好後跟著坐下,視線繞到了桌上。 似乎,是喝了那瓶藥的結果……… 是豆芽菜弄的嗎?不……不會,這株豆芽菜不會有這方面的腦子,也就是說,這是其他人做的好事。 琴聲輕響,無人彈奏, 樂音卻不斷流洩。 青年愛憐的撫著白髮少年的臉龐,輕聲低語。 『不會讓你離開的………好不容易抓到你了……』 『你是我的……蘿薇塔……』 意識究竟陷入何方? 手指不自覺的在少年臉上來回撫摸,眼中殘留著某些柔軟。 他記得的,少年當時在他身下哭著求他停止的樣貌,可他卻沒有停下,而是近乎殘酷的掠奪。 『吶,蘿薇塔………』將手中的茶杯遞向白髮少年,青年笑的溫柔。 虛弱的眨眨眼,『……我不是蘿薇塔………』 抬眸,『我和她是不同的,這點你很清楚的………放我回去。』 『不行唷……蘿薇塔妳真是不聽話………』微笑,『你是她呀,真真切切。』 話鋒一轉,『妳怎麼會愛上了那個殘忍的傢伙呢?』牽起少年的手,『妳看,都傷成這樣了,好可憐呢……』 『妳就是不聽我的勸告才會這樣的………』 『吶,蘿薇塔………拋棄對他的思念,待在我身邊好不好?』 『我會對妳很好很溫柔的………』 青年的絮絮叨叨換來了白髮少年的輕笑,冰一般的眸首次正視青年的身影。 『你對我再好再溫柔都沒用………』 明明傷他最深的人就是那名冷絕的黑髮少年,他卻無法拋下對他的思念。 『你不是他啊………』 沒錯,不管是誰都一樣,對他再好都沒辦法,因為只有那名黑髮的冷漠少年,才能留住他的魂魄。 青年退了幾步,『你不是蘿薇塔………蘿薇塔不會這麼說的……』低喃囈語,彷彿遭受了嚴重的打擊,『蘿薇塔說了……她沒有愛,無法愛任何人………』晃著頭,像是要說服自己似的。 白髮的少年眸中有著憐憫,很像呢,青年就像是他自己的影子,只是,他們還是不同的。 『放我回去……』話語在青年瘋狂的笑聲中停滯。 『我知道了,因為蘿薇塔妳把所有的愛都給他了……所以才沒有愛可以給我對不對?』 像是個孩子一般,青年笑的燦爛,『那麼只要他不見就好了,只要他不見了,蘿薇塔就有愛可以給我了………他不見了就好了……』 『所以……只要殺了他就行了!』 心頭一跳,白髮的少年站起身,『不行。』 青年疑惑的偏著頭,『為什麼呢?只要他不見了,妳的愛就能給我了啊!為什麼不行呢?』 為什麼啊………勾起笑靨,『沒有了他,我會死;縱然他不需要我。』 『不公平………妳都不肯愛我……卻願意去愛那個傷害妳的人……』 『因為我是亞連‧沃克,不是蘿薇塔───你所說的那個人。』 『你騙我……你騙我!!』在青年的吶喊中,白髮少年又重新落入黑暗。 眸光深邃,黑髮少年第一次有些無措。 他該如何面對? 望著白髮少年的嫻靜容顏,黑髮少年陷入迷惘。 對於自己這個傷害他的人,他又會如何面對?而自己,又該怎麼做才對? 他不懂,自小的教育從來是只教導他如何冷情,如何對一切冷漠以對而不顯露情感。 對於這種感受,他不懂。 長長的羽睫搧動,迷茫的銀藍色眸子對上了帶點驚慌的深沉潭水。 「神田……?你怎麼會在這裡……?」 望著白髮少年宛如一切都沒發生過的模樣,黑髮少年問的有些遲疑,「你……都不記得了?」 「記得………什麼?」茫然。 黑髮少年鬆了口氣,但又有些失落。 敏銳的察覺到了這份變化,黑髮少年皺起眉,他在期待什麼? 「不,沒有。」搖頭。 「今天先休息,明天我們再去那個莊園,任務可以結束了。」 話落,黑髮少年完全沒有遲疑的離開,又或許,是想躲避什麼。 白髮少年將酸疼不已的身軀投向柔軟的床鋪,靜靜的流淚。 是的,這樣一來,對他們兩人都好。 就讓神田認為他忘了吧,也讓自己能和他恢復先前淡然的相處方式,不用再多生枝節。 讓昨晚的一切就此逝去,永不再提。 讓一切恢復原本的平衡。 後記: 這是亞連的逃避,選擇讓曾發生的一切沉澱, 也抹煞了兩人或許能再前進的機會... 畢竟神田已經對自身的心思開始有所體會。 這也是神田的逃避,畢竟對算是敏銳的他而言... 察覺亞連的不對勁是很容易的.... 但他還是選擇沉默。 就在這種基調下,最為殘忍的即將到來.... 接近尾聲的故事....某墮沒有辦法把握結局的程度.... 因為現在是兩位主角自行決定他們的方向.....(不負責任說法) 向討厭悲文的大大們說聲抱歉!!(鞠躬) 某墮還是決定要以破滅來結束這個故事~~(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