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Piano~音~ Zero:長調吟詠

天是澄澈的藍,晴朗而無雲,陽光溫暖無比。但他的心自那日起便蒙上塵埃,也因此,他的天從未放晴。 今日的天穹是冬日少有的明亮,殘雪漸漸融去,晶瑩的水珠滴落地面,被土地吸收,有些濕冷的風刮的他有些涼意。 視線落向遠方,淡然而冷漠的不可思議,或許能撩撥起他心緒的,只有那像是雪花融化後不留一點痕跡的那已成了塵土的一部分的少年。 時光荏苒,他已是個二十多歲的青年,只是那份傷,仍舊是淡不去。 他刻意在左眼留下的痕跡,是烙印,也是種提醒。 或許永遠都好不了了,那份傷那份痛就像是在靈魂上狠狠的刨下一刀,傷口是深刻的就算瘉合也會永久留存。 「我想,你應該過的很好………」勾起笑,經過歲月洗鍊的眼眸中只有一絲苦澀的澹然顯露於表,沉痛的悲傷已經沉澱至那深邃的潭水之中。 「……已經過了這麼久了………你要我忘卻的,卻還是鮮明無比。」低語,溫柔的像是對待珍寶。 眼中濃的化不開,是情意。 「我曾想過跟著你走………」笑語連連。 「但是,你還是會希望我留下的對吧?」就算是自己深深的傷害了那份純潔,那名少年仍是不會樂意見到這些。 「今天,是特別的,就讓我再多陪你一會………」閉上眼,體會著涼風吹拂的感受。 橘色頭髮的青年站在不遠處將一切收入眼底,他那名有著美麗黑髮的友人如此明顯的改變是眾人有目共睹的。 變的內斂,那容易與他人起衝突的火爆脾性消融逝去,所顯現於外的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冰冷。 變的沉靜,原本就不多言的個性更是變本加厲,有時出任務的兩三天都不見他開過口。 就連對待自己這個早與他相熟甚久的友人也是像對待陌生人一般疏離而冷漠,只是還會主動和自己交談罷了。 以往自己對他做的那些惡作劇行為現在卻都得不到任何回應,以往被自己抱住後就會提刀追著自己滿教團亂竄的少年早已不在,現在的青年頂多推開自己,而後又是默不作聲的離開。 更讓人覺得怪異的是,每隔兩三天,黑髮青年就會像是人間蒸發了一般,杳無音訊,而當他再度出現的時候,周身的蒼涼氣氛又會更加的濃厚。 只有他知道,黑髮的青年消失的時候是到了哪裡。 那眼中的溫柔與滿腹的情思,都只有那名身在冥世的少年獨享。 不可否認的,他是有些妒意。 但他不會忘卻那幕景象………一臉漠然,半邊臉全是鮮血的黑髮少年像是對待易碎物品一般的小心翼翼的抱著一名白髮的纖細少年。 那沒有鮮血染紅的半邊臉上淌著淚水,神色是冷靜而平淡的讓人害怕。 懷中白髮的少年早已沒了氣息。 親眼見到那一幕時他才知道,他們兩人之間的牽絆是多麼深刻,縱使那白髮的少年早已逝去多年,他依舊沒有介入的餘地。 他也知道,那名有著秀麗黑髮的友人是有多少懊悔,後悔沒有正視自己的心思而讓少年消逝在他的懷中。 下定決心似的走出,「阿優。」 回首,收起張狂的傲氣,周身環繞的是冷肅的漠然。 一切都是在那天改變。 「什麼事?」 「該回去了唷,熊貓老頭要我來找你了!」笑著將心思掩蓋。 「………」沉默以對,眼中有著不信任。 「欸,因為你這次的任務是和我搭檔的嘛,幹嘛擺那副表情?」 愛憐的在墓碑上撫過,「……知道了。」 殘留的雪自碑上掉落,墓旁擺放的花朵搖動著。 一切早已回不到從前。 Fin. 後記: 這篇是Piano系列的最後一篇文, 只是交代一下神田之後的改變而已, 不用想太多囉!!(笑) 至於這篇有隱藏的拉神跑出來只能說真的不是某墮所能控制的了。 其實這篇故事完結的還是有些草率, 但是憑某墮目前的能力只能做到這樣了, 希望之後會更好!!(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