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題

自誕生之時,他就從未對自己的這個雙生兄弟報持有任何的好感。 他們明明是完全相同的兩半,命運卻是如此極端的不同。 自出生的那刻起,他就不懂得何謂自由。 他的雙生兄弟總是沐浴於陽光之下,牽引著他的一切行動。他往東,自己便不能往西。 除了『絕對服從』之外,沒有第二條路走。 他注定無法言語,只能默默的望著他的兄弟被朋友包圍著,笑的燦爛開懷。 而他,只得當個陪襯,接受眾人貫有的忽略。 命運早已決定,在他們出生的時候。 他永遠也無法違抗他的兄弟的決定,所能做的只有跟隨。 比起光明,他更厭惡黑暗。 光明至少還能讓他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而黑暗,卻會抹煞他自身,就連他自己,在黑暗之中都會忘了自身的存在。 徹底的被黑暗吞噬,形消骨毀。 連一點碎片都不曾留存。 他曾想過逃離,但他終究掙脫不開上天所賦予的枷鎖。 ───他無法離開他的雙生兄弟,哪怕僅只一步。 只那一步之遙,就彷彿相隔千山萬水,不可觸及。 似乎,他天生就只能當個背景,得不到任何關注,只是掠過。 就連生他的母親,對自己都是忽略,遑論他人。 時間一久,就連他自己,對他自身的存在與否,都有些漫不經心起來。 多麼可悲? 他,不過是個可有可無的存在。 永遠只能以羨慕的眼光注視著他的雙生兄弟。 自由,對他而言只是奢望。 或許也是命運,偶然之中,他發現,唯有自高處落下的那一刻,他才能得到短暫而久違的自由。 隨著他們的成長,他逐漸發現,他的雙生兄弟有些異樣。 他無法去體會、理解,因長期被忽略的結果,使的他感受不到父母師長所給予的迫人壓力。 他什麼都沒有作,只是默默的望著他的兄弟在其中掙扎、喘不過氣來的模樣。 也許是天生的聯繫,連帶的,連他自己都覺得也些沉重起來。 但莫可奈何的,他只得冷眼旁觀。 久而久之,他的兄弟開始將自身與他人隔離開來,疏遠;他的兄弟孤身一人的時間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沉默寡言。 逐漸的,他的兄弟的情緒起伏越來越大,甚至也開始有了自殘的舉動。 而他,也被迫體會和他雙生兄弟同樣的痛。 他仍是沉默著,或許應該說,他始終就是無法開口言語。 只是望著、看著。 在他的兄弟身旁閱讀著他在紙上寫下的句句言語,帶有些嘲諷意味的,他不禁失笑。 ───他從未了解並體會過真正的絕望,但那卻是他每日在黑夜降臨之時就會經歷的。 那種摸不著邊際、也感受不到『自己』的虛無感,會讓人崩潰。 那抹笑帶有太多東西,理不清。 他的兄弟打開了窗戶,靜靜眺望著遠方景色。 窗簾掀動,風涼涼的很是舒服。 其實,他隱約的有感覺到過,要扯開枷鎖,只有那一條路可走。 只是,他未曾想過,這一日會來的如此早。 在他兄弟的身影消失在窗口的那一刻,他不禁嘆息。 那是解脫?是哀嘆?是可惜? 『結‧束‧了。』 他有些恍惚,真正的自由來到,但他仍是疑惑。 胸口的洞填補不了。 他默默的望著他的兄弟因自高處墜落而血肉糢糊的模樣。 目光中混雜的情緒太過複雜難懂,連他自身都不明白。 一抹弧度自嘴角勾起,他望著那片腥紅的花海,笑了開來。 後記: 嗯,非常詭異至極的東西.....(汗) 準備投稿校刊的一篇文.....(目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