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江湖煙雨───江南再會

魚樵煙渚,江南風光。 煙波皓杳,水鄉、水都,打魚者撐著一葉扁舟於江上穿梭,靈巧而迅捷。 打了個哈欠,坐在號稱江南第一樓的煙雨樓雅座上的顏采樓瞇起鳳眼,觀賞著樓下行人來回的景緻,白衣片塵不染。 手執酒杯,嘴角的笑似笑非笑,慵懶的醉態略顯。 眼角闖入了一個人影,顏采樓細細的皺了皺眉。 這些人真是擾人雅興吶,怎麼個陰魂不散。 來者恭敬的一拂身,「顏少莊主,軒轅劍莊的軒轅少主請您前往煙波亭一敘。」 又是那個軒轅令?挑眉,不動聲色的繼續品著杯中物。 「顏少莊主,軒轅少主請您務必赴約。」 眸光一利,顏采樓手中的酒杯應聲碎裂,掀唇,「這麼說來,在下這個被邀請的客人還沒有拒絕的權利?」 冰冷的怒意毫不掩飾地外放,顏采樓略側過臉,分出注意力集中在眼前前來報信的男人身上,正想開口刁難,在望見他身後不遠處的一個人影時,那面龐上的冬日嚴寒瞬間化為三月春風,柔柔的勾起微笑,鳳眸微彎。 「只可惜在下已與人有約,無法回應軒轅少主的盛情邀約。」對著傳話者一笑,「那人即是血樓樓主,血帝───北冥無期。」 低沉的嗓音同時在那刻自男人背後傳來,北冥無期的整張臉都隱藏在一副銀製的面具之下,「沒想到你還記得同我有約。」 三年之約───三年後,江南再會。 望著幾乎可以說是落荒而逃的男人背影,顏采樓輕輕笑著,「當然,同你的會面自然比前往赴那不知安什麼心機的軒轅令的邀請來的有趣。」 沉默以對,北冥無期望著那張笑臉,面具下的臉皺起了眉,「你醉了。」 抬首一笑,「是啊………我醉了。」輕輕側首,顏采樓半閉著眼,眸光流轉。 伸出手取走了顏采樓面前的酒壺,北冥無期緩緩落座。 「無期,莊裡………想逼我成親。」 北冥無期微微一顫,望著顏采樓那張似悲似喜的面容,「成與不成,都在你的決定。」 「………無期,你要我嗎?」雙臂環上北冥無期的脖頸,顏采樓輕輕在他耳邊摩娑。 無言的將顏采樓纖細的身子抱起,順手將銀兩甩下,身影頓時飛掠而出。 望著抱著自己卻速度不減的北冥無期,顏采樓雙手撫上了那張銀面具,「……無期、無情……無期,告訴我,你真的就如此無情嗎?」 北冥無期停下了腳步,抱緊了懷中不安分的顏采樓,「你要什麼?采樓。」 淚水就這麼自眼眶落下,緊抓著北冥無期的衣襟,顏采樓嗚咽著,「無期………你為何……不帶我走?」 幾不可聞的嘆息,北冥無期取下了覆蓋在臉上的面具,對著顏采樓低聲哄著。 「采樓………別哭了。」 看來這次采樓醉的厲害………收緊了手臂,北冥無期放軟了聲音溫溫哄著懷中像個孩子般的顏采樓。 「無期、無期………」迷茫的,顏采樓只懂得喚著眼前男子的名。 北冥無期眼底有著寵憐,軟聲軟語的應答,「我在。」 顏采樓精巧的臉龐上掛著淚珠,梨花帶雨,也莫過如此。 這一幕若讓樓裡的其他人看見怕是會造成一陣騷動吧,從何時開始,冷情的他也懂得對人溫柔? 北冥無期在心底輕笑。 他仍記得他們倆人初次相遇的情景,那時也是在這江南水鄉,身著白衣的顏采樓就這麼闖進了他的視線,翻動的衣袖讓他恍然間似是見到了江南飛雪。 那時的顏采樓是那般的絕塵獨立卻又不堪寂寞。 也是在那時,他醉心於那漫天風雪之中。 顏采樓凝視著北冥無期依舊沒有波動的臉龐,「無期,你認為我醉了嗎?」看入了北冥無期的沉默,顏采樓輕輕一笑,「那,就當我醉了吧…………」勾上了北冥無期的頸,送上親吻。 輕輕淡淡,顏采樓緩緩的伸舌舔舐著北冥無期的薄唇。 雙眸一黯,手掌扣住了顏采樓的後腦,放肆侵略。 雙手交握,繾綣纏綿。 髮相結,結髮,一生承諾。 淚眼依舊矇矓,顏采樓倚在北冥無期懷裡,低低細語,「無期,你甩不開我了………我不會放開的,今生今世,我都不會放手了。」 垂下眼,北冥無期微笑。 既然如此,他也不會輕易將顏采樓讓出,是他的,就注定只能被他一人所擁有,不論生死、不論是人是鬼,都只能為他北冥無期所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