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間斷片面── III.忘 IV.煩 V.眠

III. 忘 緩緩的,以不驚動少年的力道輕輕的替少年覆上薄毯。 平緩而細微的呼吸聲在靜謐的室內顯的明顯,亦或是,他將大半的心神全放到了熟睡的少年身上所致。 俐落的處理著桌上堆積如山的公文,偶爾瞳孔中會映入那個縮在角落熟睡,身上蓋著他方才覆上的薄毯的少年的身影。 或許,視線滯留在少年身上的時間居多。 嘴角揚起的弧度名為愉悅。 隨著腳步逼近,門板瞬間被推開,停滯著的曖昧氛圍被闖進的氣流衝散。 「隊長!」阿散井戀次的聲音說大不大、說小不小,是足夠令少年驚醒的程度。 只聽見少年一聲驚呼,絆著身上蓋著的薄毯,便重重的向前撲倒。 僵硬著姿勢,望著那個捲著毯子正趴在地上喊痛的少年一眼,將視線放到了在少年與地面相擊發出聲響的那刻便周身散發著冷氣的男子。 「……痛……」摸著額頭自地上爬起,抓起毯子,少年不好意思的笑開,「抱歉,白哉。我睡著了。」 「不要緊。」回完話,又將注意力轉回公文上,片刻,眸光掃向僵立於門邊不敢亂動的戀次,朽木白哉的表情依舊沒有變化,「戀次。」 「是!」冷汗涔涔。紅髮的青年充滿野性的直覺到他似乎踩中了某個地雷。 神情沒有一點波動,「什麼事?」 什麼事?戀次的眼瞪的更大,「隊長,是隊長會議啊,您忘記了?」聲音倏地拔高,紅髮的死神一臉不敢置信。 聞言,朽木白哉原本動作流暢的手一頓,下一秒,只見雪白的輕紗拂過,男子已經不在原處。 IV. 煩 成為了五番隊的代理隊長,少年與男人相處的時間大幅縮減。 努力的,少年吸收著一切知識,只希望能將事情做到最好。 少年一向認真,而且對他應做的事也會十分專注,這是與他稍微熟識些的人都知曉的。 夏蟬嘈雜,前些日子少年半開玩笑掛上的風鈴正隨風蕩著清響。 仔細的看了看手中的文件,幾不可聞的,男人輕輕的嘆息。 文件的某個角落,黑崎一護四個大字便靜靜的躺在那裡。 不知何時,不自覺寫下的,少年的名字。 這下,又得重寫了。 像是少了鎮定劑一般,明明以往習以為常的炎熱卻在此刻變的難忍。 垂眸,扯了下環繞頸邊的名貴織物,以往認真的男人初次萌生了翹班的念頭。 V. 眠 望著在樹蔭下沉睡的少年嫻靜的面龐,靜靜的。 已落盡的櫻樹由粉轉翠,在風的吹拂下沙沙作響,那枝葉款擺。 許久沒享受到的安詳,斂眸,倚靠在樹幹旁,男人就這麼望著少年的睡容,只是望著。 而後,在少年將清醒的瞬間,男人用上了瞬步離開。 有人說:若你能在一人身旁安心熟睡,那那人便是你發自內心信賴依戀的對象。 墨汁的淡淡香氣在室內擴散,望著早早下班後跑來自己這兒串門卻睡的亂七八糟的少年,朽木白哉微微皺眉。 他都不知道六番隊的執事室有這般好睡。 不知從何開始,他已習慣在這放條毯子和枕頭以供少年使用。 該死的習慣。 閉上有些發酸的眼睛,再度望著睡的一臉幸福的少年,緩慢的移向少年沉睡的位置旁,拉過部分少年身上的薄毯蓋在自己身上,閉眼假寐。 紅髮的死神與黑髮的嬌小少女推開了紙門,落入眼中的便是這般情景。 少年蜷縮著身軀依靠著一旁倚牆休憩的男子沉睡,兩人的呼吸同樣平緩。 後記: 發現一件驚悚的事....某墮筆下的朽木白哉..... 至今似乎從沒說超過十個字的句子吶.....(目遙) 是說.... 期末考前某墮居然還有閒情逸致打文.... 是壓力太大了吧.....(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