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間斷片面── VI.字

VI. 字 久違的隊長會議,不同的是擔任了五番隊代理隊長的少年這次也必須參與。 站在五番隊隊舍之前,尚未邁開步伐的少年感覺到了正往他這裡來的冰冷氣息。 「白哉。」淡淡的一聲輕喚,「要一起走嗎?」徵求著同意。 沉默著沒有回應,只是放慢了步伐。 少年微笑。 「那就一起走吧。」笑的如同陽光燦爛。 跟在男人身後約莫一步的距離,兩人同時跨進會議廳。 「嗨!」一護舉起手朝著眼前熟悉的人們打招呼,正想往幾個熟人旁的座位走,卻像是發覺了什麼似的回頭望向面無表情的朽木白哉。 「你的位置,在那裡。」指向在自己旁邊的位置。 「咦?」 沒有理會少年的疑問,逕自走至他的座位上落坐,依舊是波瀾不起。 「要不要到這裡坐?」看著少年為難的模樣,溫和敦厚的白髮男子開口邀請。 「呃?」下意識的望向朽木白哉的方向,少年抓抓頭,抱歉似的朝浮竹一笑,乖乖的走向男人身邊的位置坐下。 一旁的幾人興致盎然的觀察著。 會議開始,對這些事情本就沒多少興趣的少年很快的打起哈欠,卻在老者凌厲的瞪視下乖乖坐直身體,強打起時二萬分的精神聆聽枯燥乏味的會議內容。 「黑崎一護。」 少年將視線落向了充滿威嚴的老者身上,臉上寫滿疑惑,不懂有什麼事會牽扯到他。 「關於你的報告………」 「有問題?」習慣性的反省起自己的少年皺起眉,對此顯的十分在意。 「不,能做到像你這樣程度已經不錯了。」讚賞的點頭,但是在看到少年字體時的疑問還是要獲得解答,雖然知道那個嚴謹的人絕對不會做出這種事,但哪怕是百分之一的機率,「只是你的字,似乎是有點問題………」 「字?」完全不懂這環節為何出了問題的少年直覺性的反問,「太醜嗎?」 「不,不會。」相反的還十分工整漂亮,「老夫是認為,你的字似乎和六番隊隊長的字有些相似吶。」瞇起眼呵呵笑著。 終於恍然大悟的少年不快的撇嘴,「我才不會找人代筆,何況白哉才不會幫我這個忙。」 「老夫知道。」望著似乎開始不悅的少年,老者撫著長髯,「但你們的字實在太像。」 「是白哉教我寫的怎麼會不像?」想起了那種怎麼看怎麼彆扭的教導方式,少年飛紅了臉。 摸著自己引以為傲的長髯,老者理解似的點點頭,「這樣,那你可以坐下了。」 會議結束,少年立刻蹦到了面無表情的男人面前,「朽木白哉你最好把你的嘴角放低。」猙獰的表情寫著不快。 「都是你才會引來這種不必要的懷疑。」 抬眸,「你想學。」言下之意:你說想學我才教你的。 一旁,假借離開卻躲至門邊的幾個番隊的隊長全都全神灌注的豎耳聆聽兩人的爭執,或是少年單方面的算帳。 「不是這個問題!」 不然是什麼問題?男人的表情清楚明白的寫著疑問。 「是你的教法有問題!」 「那有問題嗎?」 氣絕,「當然有!」深深吸氣,「誰讓你握著我的手一個字一個字練,那樣我的字要不像你的才奇怪!」 門外眾人跌進會議室的聲響令兩人同時將視線轉向門邊。 尷尬的對視。 剛剛一直放任少年咄咄逼人的質問的朽木白哉站起身,目光盯著想四散奔逃的眾人,冰冷的靈壓讓所有人僵在原地無法動彈,「你們,似乎太閒了點。」 會議室內頓時飄起了不符時節的櫻花雨。 後記: 啊...果然好友的怨念是有用的嗎!? 正在思考要如何令朽木先生開口的字能超過十字大關...... 怎麼打都不過啊..... 果然是寡言一類的嗎!? 至於握著手臨摹這件事是真的有啦.....至少某墮小時後有被這麼教過。 不過如果用這種教法....兩個人可以說是零距離的唷!!(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