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間斷片面── VII.謠

VII. 謠 謠言止於智者,但多數人都無法達到那份八卦耳旁飄若片葉飛落的無波之境界。 謠言也是當事者越是澄清就越是不可收拾的奇妙存在,而當當事者未察覺流言存在時,流言將增生出各種支脈版本。 六番隊副隊長───阿散井戀次正以呆愣的姿態瞪著眼前的少年。 拿著筆的少年抬首,「你還有事嗎?戀次?」望著似乎是魂飛天外的好友,少年皺眉。 「啊………不,沒事。」 望著戀次遠去的身影,少年再度皺眉。 怪怪的…… 「……就是這樣。吶,白哉,你不覺得奇怪嗎?」目前正在朽木家作客的少年如是問著眼前面無表情的朽木家當家。 「………還好。」不是沒聽見那先傳言,他並不若少年那般對於這些八卦的感知遲鈍。 只是,覺得,沒有必要去管。 真實如何,他們兩人明白就行。 所以,在男人的放任無所謂謠言以及少年對於謠言的遲鈍感之下,兩人間淡淡的曖昧便已被誇大到了某種程度。 因為某種原因親自將公文送至六番隊的少年,在男人將事情處理完後便執意賴在六番隊的執事室不走。 「怎麼了?」望見少年似乎是情緒不佳的窩在一旁,男人放下筆,走向少年。 悶悶的不肯答話,少年別過頭,一臉羞惱。 在少年身旁坐下,拍撫著少年的背脊,像是在安撫一隻鬧彆扭的貓咪,「一護?」嗓音是低沉好聽的,以少年的形容來說,那是如同大提琴般低沉悅耳並富有磁性的聲線。 「白哉,你有沒有聽見外面的傳言?」 原來如此。心中有譜的男子開口,「需要在意嗎?」詢問,望著少年似乎開始思考的表情,嘴角微微勾起。 「你不喜歡嗎?現在。」 快速的搖頭,「………不會,不會不喜歡。」 「那就好。」拍拍少年的頭,朽木白哉再度走回桌旁處理文件,「把處理好的文件帶回去。」 「喔。」拿起文件,似乎釋懷許多的少年乖乖的走回五番隊,「對了,我不是小孩,不要老是拍我的頭。」轉頭強調。 「………嗯。」明顯的敷衍,但一護只是皺了皺眉,沒說什麼的關上門離開。 少年離開之後,朽木白哉沉下臉,漆黑的眼瞳中凝聚風暴。 既然對他造成了困擾,似乎應該適度的處理一下。 在腦中盤算著謠言製造者的可能身分,男人想起了幾個素行不良的前科犯。 「吶,你有沒有聽說……?」 「知道,你是指朽木隊長和五番隊代理隊長的事吧?」 「是啊……聽說五番隊的代理隊長已經住進朽木家了呢!」 「不是連孩子都有了嗎?」 「我聽到的是朽木隊長為了將五番隊隊長迎入朽木家在與長老爭執時將朽木家的本廳拆掉一半吶。」 「………這些,是誰告訴你們的?」忽然出現的男子半挑起眉,一臉冷然。 「朽、朽木隊長…………」顫抖的雙腿發軟,冷汗涔涔。 「是誰?」修長好看的手已經握上了腰間的千本櫻。 首先開口的死神甲顫抖著招認,「我是聽五番隊的隊員說的!」 而發出無視自然界規律言論的死神乙大退一步後開口,「是京樂隊長告訴我的!」 對不起啊,京樂隊長………這時候還是自己的命要緊呀,您就安心的去吧! 「這、我……我這是……是聽朽木家的僕人………說的………」最後一名死神丙抖的似是秋天的枯葉,臉色與前兩人同樣蒼白。 「……你們可以走了。」轉身離去,留下了三名慶幸自己能留下一條小命的謠言交換者癱軟在園地久久無法動彈。 朽木白哉平靜的眼瞳飆起巨浪。 京樂春水,連那種愚蠢的謠言的說的出口,之前的謠言怕也都是他的傑作吧? 我記住你了。 自今日,奠定了日後八番隊痛苦的來源───來自六番隊的龐大工作量與殺人不償命的恐怖靈壓籠罩。 而八番隊隊長京樂春水,則是在四番隊治療了許久之後再度被自家副官搬至面前的文件公文給壓暈。 原本滿天飛舞的謠言至此凍結。在謠言當事者之一,六番隊隊長朽木白哉的刻意鎮壓下。 後記: 決定快點將這篇短系列的文章趕完...... 然後依舊保持這種淡淡的甜蜜方式!!(笑) 也會依舊清純下去的這個系列.... 至於朽木隊長的十字大關.... 順其自然吧.......(目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