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間斷片面── VIII.月下人

VIII. 月下人 望日,月圓時。 月明月圓,而人,是否團圓? 月下,是否必須獨酌? 男人第一次在庭院中端著酒杯飲酒,原因是目前正暫時借居在朽木家的少年將他拖出來賞月,連露琪亞一起。 只是,其他兩人賞的是月,而他賞的,是月下的少年那清瘦的身影。 月下花前,花正好月正圓。 他的眸中卻只映的入月下人。 「兄長大人。」按捺許久的露琪亞開口,「我先回房了。」 「嗯。」應了聲算是應允。 望著虛應一聲後注意力又全被少年吸走的兄長,露琪亞決定不在這兒當電燈泡,邁開步伐快速的踏上回房的路途。 「一護。」 意識有些迷亂。 是酒意微醺還是醉於那月下身影? 「嗯?」 張開手將少年納入懷抱,額抵著少年的肩膀,雙臂收緊。 「白哉?怎麼了?」少年有些慌忙,身軀掙扎著。 「安靜………」微微側過頭,在少年的鎖骨上輕輕的舔咬。 「白、白哉!」吶喊著,感覺到男人的不對勁,少年使盡力氣吶喊,「放開!」 在顯露於衣服外的頸項上留下最後一個痕跡,男人抬首,「討厭?」 「什麼?這樣會癢,感覺很怪欸!」 原來還是………完全沒有察覺他如果繼續下去會衍生出什麼樣的事嗎? 「只有會癢?」手仍舊沒有放開少年的腰,今晚吃盡少年豆腐的男人如此詢問。 標準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啊?沒有啦。下次不要這樣,我又不好吃。」將跟隨著麻癢竄起的一絲熱度拋諸腦後,少年如是說。 你的確滿可口的………深知這句話出口所會造成的後續效應,男人只是點頭表示同意。 至於,第二天少年頸上的吻痕被發現之後所造成的風暴,在此就先忽略不計。 後記: 果然年齡差距是可怕的....(炸) 這篇的白哉大人似乎有些黑化呀!!(笑) 其實滿支持當場推倒的..... 可惜某墮功力不夠.... 是說..... 能打文的時間只剩一天了...... 高三果然是痛苦的.....(爬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