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天淚

據說───若在七夕下雨,是牛郎與織女為了他們的命運流淚。 少年撐著下顎,靠在牆邊望著屋外掛上了願籤的細竹。 有游子的:希望大家能一直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生活。 有夏梨的:希望爸爸能在成熟一點。和寫在一旁細小的若不仔細看便會漏失的字跡───希望一護哥能永遠幸福。 眼眶有些熱,心暖暖的。 當然,他那個總是不成熟的老爸在願籤上所寫的當然也不會太正經───希望游子和夏梨永遠不會嫁出去。 這能由的你嗎? 緣分到了………就是時候了……… 眸光一黯,伴隨著漫天飛舞的櫻花出現的孤高身影浮現腦海。 那,白哉,我們的緣分呢? 滴答滴答。 玻璃上出現了細細的絲線痕跡,天之淚。 是喜悅相見的淚水嗎?還是哀傷於見面的短暫而相隔的久遠呢? 望著窗外綿密的雨絲。 再看著手中依舊空白的願籤。 要寫些什麼呢? 白哉,我的願望你能明白嗎? 你不能任性,你必須為了朽木家著想嗎?那麼,我,又算什麼呢? 手握了又放放了又握,少年淡淡的朝外望去,斂眸,遠去。 躺在柔軟的床舖上,一腳將吵鬧的布偶娃娃踹出房門,喀啦一聲,上鎖。 鎖上了門,也鎖上了感官。 我不聽不看不言………不想感受………我掩蓋雙眼堵起雙耳,放任自己沉淪黑暗。 少雨的屍魂界,如今也是雨絲綿綿。 燈火搖曳,男人望著窗外的雨景,再望著手中的願籤,提筆落款。 蒼勁有力的墨跡附著於上,滿載著思念與溫柔。 放手追求所要的男人,其執著是無人能解的。 回想起稍早之前在主屋與幾名朽木家長老的對談,黑瞳掠過一縷怒意,卻又被綿長的溫柔取代。 他終究是選擇抓住,而非放開…… 伴隨著濕冷空氣的是冰冷駭人的龐大靈壓,昭告著主人極度糟糕的心緒。 男人冷漠的望著眼前的幾名老者,漆黑的眼瞳中瀰漫殺意。 「我說過,我心意已決。」寒著臉,冷硬的吐出話語,「錯過他,我會後悔。」 男人展現了先前將那纖柔的身影迎入朽木家門,與將露琪亞帶入朽木家時更加強硬的態度,或許又多了些尖銳的殺氣。 兄長大人───其實,只要您覺得幸福就行了。 妥協於男人顯而易見的堅決之下,更多的是臣服於其殺氣之下。 並非是反對家主獲得遲來了五十年的幸福,而是對於少年的身分和性別總有那麼一絲介懷。 老者率先嘆息,「若您不後悔的話,就照您的意思吧。」 他怎會看不出───掙脫了貴族身份的藩籬,單純只為了所想掌握之人的家主眼中那萬縷情絲與不容反對的堅決? 風捲簾推紗,圍繞著燭火推弄,燭影搖紅。 一護,你還想,躲我到何時? 男人取下了戴在髮上代表貴族的象徵,漆黑的鳳蝶飛舞,燭火熄,身影杳。 你對我的信任就如此脆弱? 只需淺淺的挑撥便碎裂不存。 淡雅的香氣在空氣中擴散,隨著翩翩飛舞的黑蝶,劃破空間降臨人世,帶著一身清雅的男人出現在少年的房中。 「朽木隊長,你來作什麼?」波瀾不起的語調,耀眼的璀璨瞳眸沒了往昔光輝。 「………我不是朽木白哉。」淡然的話語,撫上了因震驚而沒有動作的少年臉龐,深深的望入那雙璀璨的琥珀,「我只是你眼中的白哉。」吻上少年意欲言語的唇,壓下了少年即將出口的所有話語,不論抱怨或憤怒或坦白………一律吞嚥。 「其餘的………什麼也不是。」攙扶住少年虛軟的身軀,男人在少年耳畔低語。 紅了眼眶,少年的嗚咽被男人以溫柔的親吻吞下。 我明白───你想說的我都明白,我懂你正如你懂我一般……… 所以,別言語。 房內沒有開燈,唯一的光源是戶外的燈光,被雨水朦朧的光線灑入室內,銀白而異常的綺麗。 喘息著,少年低低的抽泣,夾雜著不甚清晰的呻吟。 溫柔的安撫下少年的緊繃,像是對待易碎物品一般的小心翼翼。 繾綣纏綿,男人掬起少年的手掌,在修長的手指上舔吻,望著少年滿面酡紅的表情,輕笑。 微微喘息著,少年平撫著紊亂的氣息,整整儀容,抬眸對上那深沉黑潭,「白哉,你……」欲言又止。 「你懂,所以我不必多言。」攬著少年的身軀,安撫性質的拍哄。 雨停雲開。 屋外的細竹多了張願籤───以毛筆書寫的蒼勁筆跡:執手、偕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