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槍與花─起

他一開始從沒想過自己的未來會是黑手黨的生活,所有的一切都彷若瞬間即逝,家人、朋友、部下,包括自己的生命。他是懦弱的,他不希望家人朋友部下甚至是自己的生命消逝,因此他必須狠下心剷除所有可能的威脅。 日本的夏日,陽光燦爛的過分,蟬鳴刺耳的讓人煩悶,潮濕的空氣黏黏的讓人不快,緊緊貼在身上的衣物早已被汗水浸透。 拉了拉領帶,難得有了機會擺脫所有死命想跟著他的忠心部下回到故鄉的彭哥列第十代首領第無數次的後悔自己為什麼要穿著正式黑西裝還要打上領帶,這樣的打扮在義大利那般夏日一向乾燥的地方還不會有多少影響,在日本潮濕的空氣下卻是致命的武器。 「好熱………」脫下了外服,僅僅留下一件白色而燙的筆挺的襯衫,順便將束縛著頸子的領帶取下,解開了第一顆鈕扣,順了順早已過肩的長髮,皮膚稍微接觸到了微風,輕輕的帶走了一些悶窒。 在舒了一口氣後,順帶的慶幸起自己的家庭教師因為另有事要辦並沒有跟來,要不他是寧願自己熱死也不願意被子彈襲擊,縱然那對他早已沒有威脅的餘地。 那是從學生時期就被養成的恐懼感,縱使他已然能以微笑從容應付,身體還是會下意識的閃避那令他在國中時期惡夢的根源。 幾個女學生嬉鬧著與他擦身而過,其中一名女學生因為太過專注於與友伴的互動上而跌進他懷裡。 動作溫和的扶起對方,他掏出了手帕擦去對方手臂上的血跡溫柔微笑,「下次要小心點,女孩子受傷了不好。」溫潤的琥珀色瞳孔無意識的散發出電力,配上了白襯衫和拿在手上的黑西裝和領帶,充滿迷人的義大利紳士風采,女孩結結巴巴的道謝,紅透了一張俏臉。 他輕輕朝著她們點頭,沒有多做停留的朝著他的目標走去。 看著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房屋架構,門牌上澤田的字跡有些磨損,一切的一切都如同十多年前那樣,沒有改變。 知道這是自己那位體貼的母親為了保留他對家的感覺而特意如此,保留維護所有他當初離開時的家中景象,那些樹木花草都在他熟悉的位置上,種類數目沒有任何變動。 而改變最多的應當是自己,除了身高拉拔到了一米七五──但他的守護者們每個都有一米八五以上的身高──以及留長的頭髮之外,他也已經完全的有了黑手黨首領的風格,一舉一動都是優雅而暗藏危險,他已經習慣用笑臉和溫文的態度咬殺對手,連行事作風都逐漸的被身邊兩名對敵人和自家人都異常危險卻對他死心塌地的守護者浸染,漸漸的帶上了雲與霧的風格。 很久很久之前的他,從來不敢想像他會成為號令他們的存在,就連直視都是畏懼。 青年勾起懷念的微笑推開已經許久沒有接觸到的大門。 「媽媽。」他微笑著叫喚很久沒見面的母親,順便向美其名被他派駐在日本實際上是要保護母親的父親和巴吉爾微笑點頭。 「阿綱,先去洗個澡再換件衣服吧。」跑回了屋內不一會兒就拿著衣服跑出來的母親將合身的休閒服遞到他眼前,「雖然是夏天,但是你這樣吹到風還是會感冒的唷。」 「好的。」 心底暖暖的,他揚起一抹燦爛的笑容接過母親手上的衣物,依言走回房去換衣服,他舒舒服服的洗了澡,沖去滿身的黏膩後,他仰躺在房間裡,聞著床鋪上可以說是熟悉的陽光味道。 他知道,這是母親每過一段時間就會清洗自己被單的結果。 嗯嗯真的好令人懷念……… 打了個哈欠,他滾入棉被中讓許久沒有放鬆的精神沉入睡眠之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