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槍與花─承之一

其實只是因為很簡單的理由,讀過許多的歷史,不論哪個國家,敗者總是沒有任何權力可言,尤其是在上位者,為了保護他所重視的人們,他鐵下心染上鮮血,剷除所有可能的威脅。 推開了和室的門,映入眼簾的是他熟悉的依舊孤高的沉默漆黑,「恭彌………?」 哎呀哎呀,他牽起微笑,對自己居然忘了兩個堪比他腹中蛔蟲的守護者而以為能全面隱瞞而獲得一片小小的天空感到無奈。 恭彌已經到了,那麼骸應該也在不久之後就會到。 「這只是私下拜訪。」將冒著熱氣的茶杯擺回桌上,以淡然的口吻表達他並沒有將消息透漏的是他的雲之守護者,一雙斜飛的鳳眸冷然如昔,「至於那個亞熱帶水果,他說會在義大利替你將三個月後的舞台打掃乾淨。」 坐到了雲雀身邊,他將腦袋黏上對方的肩,輕輕的摩蹭,吸取讓他懷念的味道,「這樣,辛苦你們了。」 伸出手將自家首領的位置固定好,手指捲著髮尾,雲雀恭彌顯的對這道謝漫不經心,坐姿仍然端正嚴謹,背脊挺直,緊抿的唇線拉出了漂亮的弧度。 「其他家族的情形怎麼樣?」他開口詢問。 彭哥列之於他已經是放不下的責任,至今他仍不只一次的懷疑那位九代首領將位置傳給他會不會就是看穿他絕對不忍心同伴喪命。 而雲雀恭彌的反應是賞他一個白眼,「你等等自己去問那現在應該虐殺的很愉快的亞熱帶水果。」全句簡潔有力不帶標點,附帶好似凶狠的想將人活生生凌遲的眼神───雖然那是屬於雲雀恭彌的正常表情之一。 他從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雲雀恭彌與六道骸的相處情況開始轉向平和,原本兩看相厭的劍拔弩張已經不再,偶然在一人面前提起另一人時也沒了那種會讓他事後得向他的家庭教師遞交千篇一律的毀損報告的強烈情緒反應。 也不知是從何時開始,他們取代了山本和獄寺在自己身邊的位置,現在最常跟著他的就是他們兩人。 雲與霧,極難捉摸又危險自我的存在,除去他們對本身和他以外所有活動生物的威脅性,的確是很稱職的守護者。 「嗯───晚點。」他將頭枕上了他雲之守護者的膝,像饜足的貓一般瞇起眼。 修長而骨節分明的手在他的髮絲間來回,動作輕柔的小心翼翼,他滿足的打起呼嚕,惡作劇般的摩蹭著對方的大腿。 雲雀恭彌彎下身,以近乎虔誠膜拜的謹慎親吻他的首領。 「恭彌。」他起身擁抱對方,在對方的懷裡蹭了蹭───名曰點火的舉動。 「………嗯?」將頭顱埋在他頸間的雲雀恭彌低低的應了聲表達正在等候他吩咐的意念。 他輕輕微笑,「等等幫我打給骸吧。」 雲雀恭彌的動作微小的僵硬,隨後還是點頭應允了他首領的請求,但仍能從那下撇的嘴角窺見他極度不樂意的情緒。 「去吃飯吧,很久沒吃傳統日式口味的東西了。」他站起身,假裝沒看見雲的不情願,偷偷的在心底孩子氣的笑開。 豐盛過分的菜餚,當時是在父親終於回到家中才有的,他開開心心的咬著炸的酥脆香甜的炸蝦,笑瞇了一對眉眼。 餐桌上的氣氛溫暖而和諧,屬於家人間的特殊情誼,這是在義大利的他感覺不到的,縱然身邊有著熟悉的夥伴和信任的朋友,依然得不到屬於家的特殊感覺,那份牽連血液的溫暖。 雲雀恭彌靜靜的觀察著澤田綱吉的臉部表情,悄悄的勾起微笑。 小小的,如他們這種在黑暗中搏鬥、和死神共舞、在槍口上玩命的人而言,這種平淡溫馨卻短暫的時光已經是奢侈的享受,也因此他們守護者建築在自家首領身上的共識之一便是保住他們首領僅存的平凡幸福───能與家人相處的時光。 晚餐結束,他把雲雀趕到了浴室去洗澡,對於自家守護者難得體貼的沒多過問而抓了衣服往浴室去的舉動小小窩心了一下,他繼續和母親坐在客廳裡談天。 「阿綱最近還好嗎?」母親一臉擔憂的在他肩膀和胸膛用力拍了好幾下,「感覺上都瘦了好多───你這次回來能待多久?」 苦笑著拉開距離,「我哪有瘦?最近過的很不錯呢。」安撫的握緊母親的雙手,和幼年時握著的感覺一模一樣,柔軟粗糙,充滿了溫暖的一雙手,「沒有意外應該能待上一個禮拜,不用替我擔心,媽媽,有恭彌、有骸還有其他守護者在嘛。」 「傻阿綱。」母親微笑,用了點力氣拍拍他的頭已示懲戒,如同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哪個母親會不擔心自己的孩子?好了,去好好休息,媽媽知道你很累了。」 向母親父親道了晚安,他拉著恭彌回到了寢室,慵懶的往床上一躺,他的眼中流過狠戾的光彩,「恭彌───把瓦利亞傳來的消息給我。」 正如他所言,有威脅的一律剷除,他不會拿母親的安危開玩笑,一切都必須在徵兆顯現之時立即拔除,為此他會不惜一切代價,同樣的事他不會讓它發生第二次。 龍有逆鱗,觸之必怒。 他的母親便是他澤田綱吉最大的一塊逆鱗。 *小番外之電話: 義大利的天空同樣湛藍,這一端剛結束了單方面慘無人道虐殺行徑的六道骸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帶著愉悅的微笑接起電話。 「我最親愛最親愛的綱────」附帶語尾的滿天紅心。 『………愚蠢的亞熱帶水果,綱還沒接到電話。』冰冰冷冷的聲線出現,他略顯訝異的看了看手機上的來電顯示,上書〝名為雲雀的微型猛禽〞。 「唷?今天義大利會下雪嗎?小雲雀居然會主動打電話找我呢………」拉長的戲虐聲調阻斷在溫文柔和的嗓音之後。 『骸,你還好嗎?』 綿綿溫軟的語調,原本會被他視為鄙視他能力的訊問卻讓他的心情更加愉快。 啊啊決定了,今天就再多滅幾個礙眼的家族好了。 「親愛的綱───我當然很好,不過現在如果能抱著你回床上我會更好。」毫不介意的在大庭廣眾下丟出曖昧的讓人臉紅的話語,六道骸今日的心情是大晴。 『我也很懷念你的懷抱,骸。』溫雅的回應,平穩而沒有變化的語調讓六道骸在心底悄悄的嘆息以往那個有趣首領的逝去。 『你現在剷了幾個想聯合攻擊彭哥列的家族?』 「哎呀,親愛的綱,你知道我記性不是很好的,這種不重要的事我哪會記得呢。」故作可愛的眨眨眼,縱使對方看不見,這也成了他的習慣之一。 『嗯,沒關係,不要趕盡殺絕,讓他們明白彭哥列的威勢是不可侵犯的就好。』 「嗚呵呵呵呵呵呵………當然,只要這是你的希望。」 『………還有,骸,絕對保重自己,你受傷我會心痛呢。』調笑般的語氣,卻敘述著讓他感到溫暖的心情。 「親愛的綱,你對我的愛我收到了,等你回來我會準備好床鋪綁你上去的,連彆扭的可愛小雲雀一起唷───」 雲雀恭彌狠狠的截斷通訊,臉色鐵青。 他無奈的笑笑,眼底卻蕩著滿滿的溫柔,「骸是開玩笑的,恭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