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槍與花─承之二

這世界上怎麼沒有徹底消滅滿腦子只有著那檔事傢伙的方法? 威尼斯的時序邁入五月,天候不冷不熱的很是宜人,雲雀恭彌仰頭望天,感嘆果然還是並盛天台上的天空比較美麗。 所謂的月是故鄉明。 為什麼應該在那不勒斯的他會在這北義大利的水都威尼斯? 「恭彌。」一聲呼喚讓他原本不錯的心情掉到谷底,轉過頭,加百羅涅的那個除去手下後便是廢物一隻的首領正站在不遠處的嘆息橋上向他揮手。 那個啥勞子的迪諾跳馬是將他雲雀恭彌當成十八歲的懷春少女嗎? 去他的嘆息橋,四周黏滿了一對對的草食生物讓他覺得礙眼的想咬殺,這混帳藉公事之名邀他來這裡有什麼意義? 迪諾牽起雲雀的手,笑容優雅,「你不覺得這景色很美嗎?威尼斯的水上風光。」拉著雲雀走上嘆息橋,望著來回的船隻。 挑起眉,直接一個肘擊將人打下橋,雲雀恭彌乾脆的忽視旁人驚愕的眼神和四周傳來的尖叫逕自離開,「沒有你會更漂亮些。」 悠閒的搭上貢多拉船晃回到座落在大運河旁的飯店Gritti Palace,雲雀恭彌決定讓自己好好的休息一下。 他擦著頭髮走出了浴室,卻在推開門的同時動作停滯。 「嗨───小雲雀───」六道骸笑容燦爛,優雅的坐在沙發上對著他揮手。 該死的這傢伙是怎麼跟來還知道他住哪的? 反射性的一個拐子擊去,卻被對方箝住手臂制住動作,他的理智宣告斷裂,用手腕甩出了拐子內藏的勾爪鐵鍊擊向笑的欠扁萬分的六道骸。 急忙放開手,六道骸退了幾步望著變成碎片的沙發,目光盯著雲雀恭彌身上的浴袍因為剛剛的打鬥動作而敞開的位置不放。 呵呵一笑,六道骸將雲雀恭彌壓在了柔軟的雙人床上。 「吶?小雲雀想不想換個人試試看?我保證我的技術很好的───」舔舔嘴唇,六道骸笑的詭譎又妖艷。 挑眉,雲雀恭彌一臉不屑,「………你找錯發情對象了吧六道骸。」 「怎麼會呢?雖然綱他不在這裡,你也挺合我胃口的呢,小‧雲‧雀。」惡意重複那讓他抓狂的稱呼,六道骸一如常往的張狂恣肆,「噢對了,小雲雀知道嗎?義大利人其實滿喜歡吃雲雀的唷,而且………是不吐骨頭的那種吶。」 他瞪大眼,這混帳居然敢吻上他的胸口?媽的還用舔的! 「啊啦,小雲雀不反抗嗎?那樣會有點征服的快感呢,還是你比較喜歡我來狠一點?」雲雀恭彌在此刻深深認識到一點,六道骸這幾年來的變態指數再度爆點。 「這樣吧咱們打個商量,小雲雀想要鞭子蠟燭還是什麼其他的我都可以配合唷。」 他媽的這渾蛋還真想跟他打這商量?去他的他自個兒玩去吧! 瞇起眼,抬腳一踹,在雙手恢復自由的同時將六道骸逼至陽台,狠狠的一拐子揮下,直接將那顆礙眼的鳳梨打下在陽台下流動的大運河。 聽著水花聲響起,他的心情終於稍稍變好了一點。 他盯著陽台半晌,決定將窗戶鎖死,誰曉得那兩個精蟲衝腦的傢伙會不會從那裡爬上來?蟑螂是打不死的,他對這點有很深刻的體會。 叩叩叩,三聲簡潔的敲門聲傳來,他深深呼吸要自己冷靜下來,走到門邊摸上門把,卻聽見隱隱約約的怪異聲響。 他皺起眉,從窺視孔向外一看,這一看差點沒爆掉他的腦血管。 Shit! 他走回房內,懶得理會站在門口的那個自稱是他家庭教師的混帳發情種馬。 鈴聲響起,他接起電話,帶著點綿軟的聲線勾癢著他的耳膜。 『恭彌,威尼斯怎麼樣?現在那不勒斯這裡少了你坐鎮結果他們差點把彭哥列總部的屋頂掀了呢。』 「………我馬上回去。」 電話另一端傳來悅耳的笑聲,讓他先前的鬱悶一掃而空,『我只是想向你吐吐苦水而已,恭彌不用那麼認真嘛───不過我最喜歡恭彌的這一點了。』 「……我馬上回去。」邊說著,他開始收拾行李,「另外,麻煩你讓那個加百羅涅的跳馬和該死的亞熱帶水果繼續待在這裡,我想他們倆個很需要彼此磨合。」 兩頭同樣萬年發情的神經病湊在一起正好。 『咦?』 「聽不懂沒有關係,照辦就是。」他掛斷電話,拎起本來就不是很龐大的行李袋翻出窗外從另一邊走出飯店辦理退房後立刻挑了台計程車跳上,順邊掏出拐子架在司機頸項上沉聲威脅,「以最快速度帶我到機場,否則咬殺你。」 在那不勒斯的澤田綱吉看著已經斷訊的電話,扯出一抹無奈的溫柔笑容,轉向已經無法無天的一群守護者,輕輕開口,「雲雀學長要回來囉。」 一陣寂靜,彭哥列大宅在雲之守護者於威尼斯渡假一星期以來的喧囂吵鬧在這一刻化為前塵往事,彭哥列總部尋回了她原有的靜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