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ANET PHANTOM
關於部落格
...死亡是多麼富麗的一件事
  • 50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血、槍與花─其二(下)

背脊爬過顫慄,Xanxus終於承認,澤田綱吉的確是有那份潛力。 黑夜中唱出葬歌,喪鐘靜靜的敲響,古老木門發出了吱嘎的聲響,腐朽著、腐敗著、向下深深墜落。 波里諾亞家族在黑暗中準備迎接血腥的洗禮,在獄寺與山本消失在黑暗之中時,彭哥列的十代首領轉過了頭面對著Varia的暗殺部隊。 「………隨你們的意思,只要記得,一個活口都不准留、屬於波里諾亞的,都不准跨出這個莊園一步。」微笑著,瞇起眼,澤田綱吉現在的心思在場沒有人能懂得。 靜靜的燃起死氣之火,動作優雅而緩慢從容,門口的守衛連哀嚎的機會都沒有,就被化成了焦黑的物體。 堂而皇之的跨入波里諾亞的總部,一場屠殺就此開始。 靜寂。 Varia的成員看著和數年前指輪戰時截然不同的澤田綱吉,同時感到背後發涼的冷意,和他們享受殺戮快感的目的不同,他們看著澤田綱吉眼中的淚水不斷的滾落臉頰再被火焰蒸發,但是那張臉卻一直笑著,取人性命的動作俐落而漂亮。 Xanxus冷冷一哼,Varia的眾人才向大夢初醒一般四散的解決自己的任務。 澄澈而潔白的花朵啊,當被染上血腥時,妳是如何感覺? 三十分鐘後,波里諾亞的總部正式成為一座巨大的墳墓,除了彭哥列的所有人和波里諾亞的首領之外,沒有任何生命存在這棟屋子裡。 「您犯了個錯誤,尊貴的波里諾亞首領,您觸犯了我絕對不允許侵犯的底線,不知道,今夜彭哥列的大禮您是否滿意?」輕輕淺淺的一笑,帶著難以想像高溫的手觸上了對方的皮膚,瞬間將對方碳化。 那該是怎樣的景象?足以讓殺人如麻以致麻木的Varia部隊在未來將這幕景象回憶的歷歷在目,深刻的無法消除。 澤田綱吉站在倒臥了一具具焦屍的大廳內,透明的淚水不斷的自眼角流出,淌滿臉龐,嘴角勾著自見面起就沒消失的微笑,雙眼盯著沒有沾染上任何血腥的雙手,良久,才聽見一聲低啞又哽咽的對不起迴蕩在波里諾亞的大廳之中。 直到十多年之後,Varia的眾人才意識到,在那天,是他們見證了那原本天真善良溫柔孩子的改變。 從那天之後,能真正讀懂彭哥列十代首領心思的人,用一隻手就數的完。 我們生存在這腐敗的世界,任憑它腐敗到骨子裡而甘願墮落。 走出波里諾亞總部,看著有些虛弱而被雨之守護者攙扶著的母親時,澤田綱吉快步走向前緊緊的擁抱住他的母親。 將頭埋入懷念的肩窩,澤田綱吉將衝出口的哭號壓抑成了低啞的嗚咽,「媽媽………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讓妳受到委屈了,媽媽,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驚訝的眨眨眼,隨後輕輕的拍撫著自家孩子依舊纖細單薄的背脊,低聲安撫,如同安慰幼年時哭鬧不休的孩子一般溫柔,「已經沒事了,阿綱………我沒事……我沒有事,所以,阿綱,沒事了……嗯?」 母親始終是母親。 「而且,阿綱不會再讓同樣的事發生第二次的,所以,沒事了………」 收緊手臂,澤田綱吉止住了淚水,「嗯,絕對不會有第二次……媽媽,謝謝妳。」 澤田奈奈笑容溫婉,撫摸著許久未見的孩子的頭髮,「媽媽相信阿綱。」 一如往常的溫柔包容,母親始終是母親。 讓雨與嵐先行將母親送回彭哥列安養,澤田綱吉緩慢的轉過身,那張帶淚的容顏美麗的不可思議,澤田綱吉對著Varia的成員們展開笑靨,「非常感謝你們,我們先回彭哥列吧。」 轉過身,纖細的身軀單薄的很過分,在黑夜之中幾乎要消失。 心底終究是柔軟的,就算親手葬送了一整個家族的生命,它還是柔軟的不可思議。 搭上了彭哥列派來的車輛,像是刻意的安排與防衛,Varia的所有成員和澤田綱吉一人是分散在兩台車上,Xanxus緊緊的抿著薄薄的嘴唇,大理石像雕刻般的冷硬容顏沒有任何表情。 史庫瓦羅緩慢的開口,「………老大,你真的在考慮那個阿爾科巴雷諾的建議?」 沉默著,Xanxus將視線移到了史庫瓦羅身上,那雙銀灰色的眼睛依舊蕩漾著嗜血的森森冷光,對視一段時間後,Xanxus才終於開了口,「這個建議要拒絕可沒那麼容易,斯貝爾比,那個帶著黃色奶嘴的小鬼打的盤算不會這麼簡單。」 無視其他人的存在直接拉過史庫瓦羅,Xanxus輕鬆箝制住了對方的下顎,兩人的距離只剩下鼻尖間的一公分,「要殺出彭哥列的阻攔很容易,斯貝爾比,但是之後會很麻煩。」 史庫瓦羅轉開了視線,他自然懂得Xanxus的意思,「那麼,要答應?」 「………又有何妨?」冷聲輕笑,「這樣才有樂趣,斯貝爾比,在西伯利亞的那幾年,你難道沒有覺得身手退步了?」手掌順勢纏繞上史庫瓦羅的腰,Xanxus詢問。 史庫瓦羅垂下頭,低低的聲音隨後響起,「你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 同車的Varia成員們靜默著,氣氛微妙。 我們生活在這腐敗的世界,只能任憑黑暗吞噬而無力動作。 會議室內,Varia和現今的守護者群───少了雲與霧後顯的氣勢較為薄弱───相對而坐,氣氛古怪而緊繃。 沉默,許久的沉默,Xanxus向前走出一步,一雙銳利的赤紅色瞳孔直盯著眼前的少年,帶有強烈的審視意味。 Xanxus突然冷笑,開口,「那個阿爾科巴雷諾的確很有眼光,而我自認我的眼光也不差,十代首領。」 一旁的史庫瓦羅看看Xanxus再回頭看著澤田綱吉,略略的欠身鞠躬表達意願。 「哎呀,老大都這麼說了我也沒意見囉,以後請多指教啦,小綱吉。」貝爾菲戈爾嘻笑著向他招招手,懷中的瑪蒙同時點點頭。 見同伴都表達了同意,其他的幾名成員也接連表達了同樣的意願。 彭哥列在黑手黨中踏上王者地位的第一步,就是從這時開始。 * 小番外: 在結束血洗波里諾亞家族的行動回到彭哥列總部後,澤田綱吉半躺臥在臥房的沙發椅中,閉眼假寐著。 原本還會有兩個精力旺盛的守護者在這裡為了爭奪與他同床的權利而大打出手的,現在的雲與霧卻因為傷勢還需要觀察加上先前偷溜而被醫療組抓的緊緊,暫時無法回到這個房間。 原本在雲和霧開打後顯的狹小的房間在今日特別空曠。 太過於安靜,因為平常骸總是喋喋不休的在他身邊叨叨念念,現在他才明白,那是骸怕他寂寞的表現。 短促的敲門聲響起,澤田綱吉前去打開了門,卻發現了意料之外的人物。 史庫瓦羅就這麼站在他的房門口,一雙銀灰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他,雙眉緊緊皺著,臉上有些猶豫。 「………你先進來吧。」澤田綱吉側過身,讓出了一條路,「我這邊只有茶而已喔。」 躊躇著跨進方才才決定效忠的首領的私人房間,史庫瓦羅顯的有些焦躁。 澤田綱吉放下了剛泡好的紅茶,對著史庫瓦羅微笑,「不用那麼緊張嘛,先喝杯茶再說其他事吧。」 盯著澤田綱吉半晌,史庫瓦羅舉起了手中的杯子,微微斂起眼眸品嚐。 「………你,不要介意………Xanxus他……」 低低的嗓音響起,迷惑的抬頭,澤田綱吉意外的看見了史庫瓦羅發紅的耳根,眨眨眼,像是了解了什麼,澤田綱吉溫柔笑開,「史庫瓦羅果然是個很溫柔的人,謝謝,我不要緊,只是因為這個時間骸和恭彌應該已經打起來了………」 「………他們,還在療養?」 「嗯,所以只是有點不習慣而已,不用擔心。」 默默的站起身,史庫瓦羅走向了陽台,「很抱歉這麼晚了還來打擾。」翻過欄杆躍下,銀灰色的頭髮在一瞬間飄揚。 「沒關係,謝謝。」站在陽台邊,澤田綱吉目送著史庫瓦羅融入黑暗的背影,偏著頭笑了開來。 後記: 嗯嗯.....總算將這篇難產至極的篇章生出來了.... 接下來就是難產度比起這篇有過之而無不及的其三.....(目遙) 某墮果然不是陰謀家的料子啊.....(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